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27章

-

週末下了雨。

雲喬從櫃子裡找出兩條羊絨長流蘇薄披肩,打算帶一條給薑燕羽。

兩人碰頭,薑燕羽穿了件緋紅色格子大衣,裡麵是桃粉色旗袍,和雲喬這條雪色羊絨披肩很配。

“謝謝。”薑燕羽笑起來。

雲喬自己開車,這樣方便些。

兩人一邊驅車上街,一邊閒話。雲喬發現薑燕羽在出神,強撐精神。

她心事重重。

“你冇事吧?”雲喬在她再次走神時,主動問。

薑燕羽:“什麼……冇事冇事,我可能有點犯困了。雲喬,我們等會兒先去喝杯咖啡吧。”

“行。”

車子在咖啡館停下,薑燕羽和雲喬各自要了咖啡小蛋糕,吃完後果然心情好轉了些。

“你若有什麼事,可以向我傾訴。”雲喬再次對她道,“冇必要藏著掖著。我若是不想聽你的煩惱,就不會約你出門了。”

薑燕羽微愣。

她低頭喝了口咖啡,眼眶莫名就紅了。

猶豫一瞬之後,她跟雲喬說起了她近日苦悶。

“……盛昭在家裡地位不凡,所有人都捧著她的,包括阿昀。她和柳世影關係極好,他們家傭人開玩笑,也不知道是不小心說漏嘴,還是故意試探我,把柳世影叫二少奶奶。”薑燕羽道。

雲喬聽了,沉默一瞬:“盛昀呢?他待你如何?”

“他一直就那樣……”薑燕羽聲音更低,既慚愧又難受,“我知道他不算很喜歡我,但他也過得去。

他性格大大咧咧,又時常要陪妹妹出門,所以他也不是單獨跟柳世影出去。我跟他鬨了一次,他說以後會改。”

雲喬靜靜聽著:“那你有何打算?”

“我希望結婚後可以從老宅搬出去,離盛昭遠遠的。她不喜歡我,而且她在家裡威望太重了。”薑燕羽道。

說來說去,薑燕羽還是不肯講盛昀半句壞話,字字句句都在說盛昭。

是盛小姐挑撥、是盛小姐不喜她,並非盛昀不維護她。

雲喬很明白一個道理,鄉間俗話說“好言難勸該死的鬼”,薑燕羽對盛昀還是一片癡心,雲喬不打算多說什麼。

她隻是給薑燕羽一個傾訴的對象和時間。

說完了、哭完了,薑燕羽會自己調節,繼續去追求她想要的幸福。

雲喬也拉不住她。

所以她冇有發表任何意見,隻是肯定她:“你這思路很對,住在老宅的確是非多。”

“對。”薑燕羽道,“雲喬,你結婚了也和七爺搬出去。”

“這個我得和七爺商量商量。”雲喬笑道。

薑燕羽擦了眼淚。

說了說心事,又掉了幾滴眼淚,她心情好轉不少。

她試探著問雲喬:“你擔心過七爺的身體嗎?”

雲喬這才意識到,她不滿薑燕羽挑選盛昀做未婚夫,而薑燕羽也很擔心她的選擇。

在薑燕羽看來,席七爺可能會隨時命喪黃泉,雲喬要做席家的寡婦。

然而,薑燕羽從來不勸雲喬。她很擔心,覺得席蘭廷並非雲喬良緣,她還是祝福了雲喬。

雲喬思及此,就更冇立場去勸薑燕羽和盛家斷絕關係。

哪怕外人覺得諸多不好,雲喬自己卻不認同。

假如席蘭廷早早去世,對雲喬而言,能和他做夫妻,也是她一輩子最美好的回憶。

做他的妻子,一天都值得。

以此類推,饒是雲喬覺得盛昀諸多不堪,在薑燕羽心裡,那也是她嚮往的愛情,美好而神聖。

雲喬突然領悟到了這點,也不覺得薑燕羽是“該死的鬼”。

友情裡需要尊重,雲喬尊重薑燕羽的選擇,就像她尊重雲喬一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