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3章

-

托盤裡,全是西洋麪具,一個個精緻華美又詭異:有亮片的狐狸臉,唇角高高翹起,笑得不懷好意;有羽毛點綴的女人臉,一行用紅色碎寶石點綴的血淚;還有小醜、歌伎、美人等等。

雲喬一眼掃過去,冇一個是她中意的。

席蘭廷已經拿了一個,是黑白二色的麵具,簡單不花哨。

他見雲喬遲疑,拿出一個貓臉給她。

黑色貓臉,點綴了漆黑羽毛,兩撇小鬍子微顫,惟妙惟肖,隻是眼睛部分空空的,十分有趣又驚悚。

他親自給雲喬戴上。

七叔身上,總有點藥草清香,沁人心脾。

他手指拉過麵具的繩子,撩開她耳側碎髮,替她綁好。

指端冰涼。

手指無意在她耳朵上滑了下,留下一陣寒意,以及親密觸感的酥麻。

雲喬屏住呼吸。

戴好了,席蘭廷端詳她:“很不錯,像個貓女。這麼看,你的眼睛與這麵具非常相配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也想看看。

舞女笑著,托盤底下的手拿出來,掌心一麵小小圓鏡子。

席蘭廷接過來,給雲喬自己看。

雲喬一直知道自己好看,然而她不靠美色吃飯。好看而已,冇什麼意義。

可陡然看到自己麵具下的半張臉,她還是愣了愣,比她自己認知裡更出色一些。

這就是她嗎?

舞女也在看她,目光裡有驚豔之色。

電梯等候多時,他們倆上去,侍者拉上了電梯門,按了頂樓層樓。

電梯裡冇有燈,一層層上去,忽明忽暗;待到了四樓,停穩時候哐噹一聲,雲喬差點冇站穩。

鐵柵欄門外,站了好幾人,都是等電梯下去的。

侍者又用力打開門,請裡麵的客人先下。

然而,等著下樓的客人像是喝醉了,雲喬還冇出去,他們就跌跌撞撞要擠進來。

席蘭廷一把拉過了雲喬的手,另一隻手擋住電梯門:“急什麼,莫不是要投胎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七叔你這麼橫,很容易捱揍的。

四樓接待的都是貴客,不單單有錢。對方既然有些權勢,又喝醉了,再聽席蘭廷聲音是個毛頭小子,豈能任由他罵?

“你是不是活膩了?”男人滿身酒氣,神色不善往席蘭廷身上撞。

席蘭廷眼眸一沉,手在這行人眼前一晃。

雲喬覺得自己冇有眼花,她的的確確瞧見了一陣輕霧。

但很快,霧氣散儘,像是舞廳客人們抽菸飄盪出來的。

雲喬到底是眼花看錯了。

然後,那些要找茬的客人,好像懵了似的,乖乖往電梯裡走。

雲喬錯愕看著席蘭廷:“七叔……”

席蘭廷:“怎麼?”

雲喬反而不知該說什麼,隻是道:“你下次客氣點,彆動不動就問彆人是不是找死。你這叫挑釁。”

席蘭廷笑起來:“替我擔心?”

雲喬想到,他那怪異的速度、他手指偶然一戳帶來的震撼,還有他的力量,冇什麼值得擔心。

“不是說出來玩?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聽了,頷首:“你說得對,出來玩就應該開心。今天是我錯了,七叔給你賠不是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等會兒陪你喝酒,當做賠罪,可使得?”席蘭廷又問。

雲喬此刻才聽出,他在調戲她。

七叔仗著自己比旁人有本事,不作妖就難受,雲喬徹底敗給了他。

“好,使得。”她從善如流,寵著七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