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35章

-

他自稱是雲喬師叔的關門弟子。

他是人族皇室的小王爺褚離,千辛萬苦才拜在雲喬師叔門下,結果隻學了皮毛師父就被殺了。

他為師父報仇,斬殺狼妖,渾身多處傷口,血染透了白衣,故而纔像是一身紅。

神巫族掃尾,把狼妖們全部處理了,雲喬親自過來看師叔的小徒弟,也就是人族的小王爺褚離。

神巫族人給她讓出道。

那是席蘭廷第一次見到她。黑髮如墨,肌膚瓷白,她像是雪域裡的神女,不沾染半分世間的庸俗。

她問了幾句前因後果,然後相信了他的說辭。

微微俯身,她聲音溫柔空靈:“……你要不要跟我回家?”

他定定望著她。

籌劃多時的計劃,居然如此順利,他有點難以置信。

“今後,你就是我的弟子,我乃是上清山大祭司雲喬,神巫雲氏未來家主。”她又道。

席蘭廷便這樣到了上清山。

他替神巫族人報仇、他是神巫族人收的徒弟,所以善良的神巫族接納了他。

更因為他是人族皇室的王爺。

神巫族一向敬重人族,也願意和人族打好關係。

神巫密咒雖然不能對外傳,但席蘭廷已經成了徒弟,所以他可以破例。

冇人知道,雲喬的師叔,隻是他的獵物;而學會的密咒,也是來源於坑蒙拐騙。

他拿到了進入神巫族的鑰匙。

接下來要做的,就是要讓神巫族的大祭司心甘情願受他操控。

驅蛇藥一事之後,雲喬對他很感激,也的確不由自主受他引誘,去了落霞峰。

那時候的她,天賦異稟,自幼就有過人之處,能過目不忘。

她不過二十歲,任何種族裡,她都是個小年輕。

隻因上一任大祭司,也就是雲喬的母親受奸人迫害,雙腿殘疾,她才年紀輕輕接任大祭司。

而她那殘疾母親,是神巫雲氏族長。

她們母女掌管神巫族。

雲喬哪怕想要任性,她也不敢。她對席蘭廷那點悸動,又被她強行壓下;而後幾次,席蘭廷對她的試探,又被冷冷擋回來。

她的心門再次闔上。

席蘭廷知道她父母的秘密,也知道她母親是因為她父親才殘疾的;而她父親因此被處以蛇刑。

雲喬從小跟父親親厚。母親既是大祭司,又是族長,根本冇時間管孩子,她由父親教導、培養長大。

父親在她心裡,是一座山。

她的山崩塌了,族人害死了她的至親,她卻要做他們的大祭司,守護他們。

席蘭廷那時候敏銳覺得,她內心深處肯定有個口子,隻要攻擊得對,這女人便可以為他所用。

他給雲喬做的第二件事,就是讓桃樹開花。

雲喬的父親死在三月。

上清山四季分明,三月百花盛綻競豔。雲喬去給她父親上墳,意外發現種在父親墳前的桃樹今年冇開。

她一個人從上午坐到落日。

冇人知曉她去了哪裡。

那個地方很隱秘,又被雲喬設了屏障,族人輕易找不過來;而埋在此處的,隻有她父親的衣衫與幾件用過的舊物。

席蘭廷早已把上清山摸了個遍,發現了此處。

他找尋過來的時候,把雲喬嚇一跳。

她聲色俱厲:“出去!”

席蘭廷隻是往後一步。

他立在那裡,冇有走。

一陣風吹亂了衣衫,雲喬似被吹得清醒了點。

既然他已經找了過來,再趕走他就毫無意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