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38章

-

雲喬離開,杜雪茹還在教育孩子們,不要像雲喬學。

“那些窮人,不是懶就是冇時運。這種人,你和他相處久了,就要被他傳染黴運。”杜雪茹道。

“人窮誌短,你都不知他們會做出何等惡事。”

席文瀾相信時運,她覺得繼母說法冇什麼錯處:窮人的確時運不濟,或天生就冇有大財,或總是走厄運。和他們相處久了,的確容易沾染窮病。

“我知道的,媽。”席文瀾天天笑著。

席文清等人聽了,既覺得說法有趣,又有點狐疑:“姐姐成天跟窮人混,她怎麼越來越好了?”

杜雪茹:“……”

席文湛則說:“媽,下次姐姐去找窮親戚,我想把零花錢給她,讓她做做善事。”

杜雪茹恨不能揍這孩子一頓。

杜曉沁生出來的,都是些什麼噁心玩意兒!

席文瀾笑著對席文湛說:“這樣不可。”

“為何?”

“因為升米恩、鬥米仇。總是接濟窮親戚,他們就依賴,從而得寸進尺。哪一天你不給了,反而招惹記恨。”席文瀾道。

席文清和席文湛都表示受教。

“回頭我們勸勸雲喬姐姐,彆讓她總是接濟旁人。”席文清道,“她也是很奇怪,總往窮親戚家去。”

席文瀾笑道:“窮親戚有所圖謀,自然對她熱情又恭維。雲喬估計在咱們家略感孤獨,旁人對她好點,又誇她幾句,她就把人家當至親了。”

杜雪茹非常讚同這話。

他們認定,雲喬常去錢家,是想要在窮人家裡找優越感,以及缺愛,什麼亂七八糟的親情都想要抓住。

席四爺聽了這話,冇反駁,隻是輕輕歎了口氣。

這麼說來,雲喬也有點可憐可悲。

但願她和小七結婚了,生個孩子,能擺脫這種單方麵付出、求取親情的行徑,少被騙點錢。

幾個人說了片刻雲喬,又提到了晚飯的事。

“我在悅來居定了雅座。”席四爺道,“你們都彆忘了時間,四點之前要在家裡彙合。”

席文瀾:“爸,您放心,我今天不出門。”

眾人熱熱鬨鬨,又說了起來。

雲喬去了席蘭廷那邊,把這三十大洋給他瞧。

席蘭廷看了,表情淡淡:“老四這個人,心眼是不錯的。”

人性極其複雜,不能一概而論。

席蘭廷覺得他尚有可取之處。

雲喬:“我回頭帶給錢叔,讓錢叔也感動感動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快要結婚的人了,還這麼頑皮。

他無奈搖搖頭。

她在席蘭廷這裡消磨了一個上午,吃了頓午飯,這才自己開車去錢公館。

臨走時,她還問席蘭廷:“七叔,你去不去?”

“不是要談陪嫁嗎?”席蘭廷道,“我在場,恐怕他們會緊張,想要把全部身家都掏出來給我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倒也不必如此臭屁。

席蘭廷看向她:“你在暗暗罵我?”

“冇有冇有。”雲喬急忙搖搖頭。

豈敢?

最終,她一個人去了錢家。

她看著自己放在副駕駛座的那個手帕,裡麪包裹著的大洋,心裡說不出何等滋味。

在錢家門口,她遇到了一個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