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52章

-

席蘭廷掛了電話,先給席長安打了一個:“跟報社打聲招呼,不要亂髮新聞。聽話的有好處,不聽話就等著家破人亡。”

一旁的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又給警備局打了一個,詢問前因後果。

席家老宅距離警備局很近,等席蘭廷各處電話打了一通,這才和雲喬出門,席尊開車。

他們到的時候,聞路瑤也是剛剛停穩汽車。

雲喬試圖轉移她注意力,讓她彆那麼緊張:“你居然自己開車來的?”

“啊,對。”聞路瑤慌得厲害,隻顧往裡走。

幾人終於見到了薛正東。

薛正東這會兒還有點神誌不清的樣子,滿麵酡紅,像是喝醉了。他被軍警押出來的時候,歪歪扭扭走不了路。

他像是喝得特彆多。

而他的手和衣衫上,暗紅血色很明顯,滿身狼藉。

瞧見了聞路瑤,他努力掙脫軍警的手,往她跟前撲:“寶兒……”

聞路瑤接住了他。

然而她纖瘦玲瓏,根本冇辦法扛住這麼大的醉漢,雲喬站在她旁邊,就下意識扶了一把。

這一扶,雲喬發現薛正東渾身都在發抖,而且衣衫汗透了。

她也顧不得其他,在薛正東額頭摸了一把。

席蘭廷頻頻蹙眉。

雲喬:“他在全身出冷汗,渾身冰涼、顫抖。”

軍警:“是,有些人喝醉了會這樣……”

“他中了毒,不是喝醉了,他很明顯是神誌不清的狀態。”雲喬大聲道,“送他去西醫院,他可能要洗胃。”

軍警們麵麵相覷。

“他要是死在你們警備局,你們有誰能跟督軍交代?他是北平馮帥的兒子,他要是死了,馮帥軍馬打到了燕城,你們去跟全城百姓磕頭謝罪?”雲喬又大聲道。

軍警們這才嚇到了。

席蘭廷淡淡道:“不用忙,你們跟著就行。”

席尊上前,扛起了薛正東。

薛正東到了濟民醫院的時候,幾乎休克。洋人醫生嘰裡呱啦的,對薛正東進行搶救。

聞路瑤在手術室外麵,精神緊繃,來回走動緩解自己的焦慮。

警備局的局長聽聞席七爺親自過來接人的,又聽說這個嫌疑人是北平馮帥的兒子,嚇了半死。

“真是不知情,罪該萬死。”局長對著席蘭廷點頭哈腰,極力賠罪。

席蘭廷:“你們也隻是秉公辦事,忠心可鑒。然而你們的嫌犯很明顯不是醉酒,而是中毒,你們卻看不出差彆,果然冇什麼本事。你們警備局人浮於事,屍位素餐,看樣子需要整頓。”

局長後背一層層出冷汗,他感覺自己的官場生涯到頭了。

席七爺一番話,把他們從上到下都貶了一遍。

局長不認識席七爺,並不清楚他刻薄本性,隻感覺這些話說得特彆重。他嚇得不輕,甚至出現了一點耳鳴。

他極力解釋。

聞路瑤站定了,卻問警備局的局長:“薛正東他犯了什麼事?”

局長:“好像……”

一旁的隊長倒是很清楚。隻是,薛正東看上去很普通一人,抓到的時候,他已經神誌不清,一句完整話也說不出來。

軍警們認定他乃醉鬼,打算關他一夜,明早酒醒了再審,自然也不敢深夜打電話給局長。

雖然案子很大,但嫌犯無關緊要。

薛正東的隨從到處找自家少爺,正好撞見少爺被軍警羈押,所以讓家裡打電話通知聞路瑤。

聞路瑤和席蘭廷一起到的時候,警備局的人才意識到這個嫌犯可能有點來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