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53章

-

“……他喝醉了,在暗巷裡殺了三名年輕女子,甚至給其中一位開膛剖腹。”隊長說。

局長:“……”

他冷汗都下來了。

“我們是接到了報警,這纔去的。我們到的時候,嫌犯拿著刀子坐在血泊裡,還有記者也趕到了,正在拍照。”隊長又道。

“這嫌犯……”局長開口,想要說點什麼。

聞路瑤卻衝到了局長跟前,揚起手扇了他一個耳光:“他不是嫌犯!你們這些飯桶,自己轄區內出了命案,好人被誣陷,你還有臉叫他嫌犯?”

局長:“……”

聞路瑤氣得發抖。

隊長則往後站了點,生怕聞小姐接下來也要打他,畢竟他也說了“嫌犯”二字。

雲喬拉住了她:“先冷靜,不要激動。”

她又對警備局眾人說,“你們就在這裡等著吧,人在急救,冇有跑。”

局長捱了一耳光,還是低聲下氣:“不敢不敢,我們這就撤了。”

席蘭廷:“撤了做什麼?留下來。”

雲喬把聞路瑤拉到了外麵走廊,席蘭廷也跟了過來。

席蘭廷慢條斯理:“這麼急躁做什麼?”

“正東不是殺人犯!”聞路瑤眼睛通紅。

席蘭廷:“誰知道呢,知人知麵不知心,我聽說他一直有點不太正常……”

“他不是!”聞路瑤厲喝,打斷了席蘭廷的話,“他的確不太正常,但他不是殺人犯!他從來不濫殺無辜!”

雲喬見她萬分篤定,不像是勉強,就點點頭:“好,他不是。”

聞路瑤嗚嗚哭了起來。

她趴在雲喬肩頭,口齒含混不清:“有人陷害他。他們給他潑臟水,他們欺負他。席老七,把那些欺負他的人都打死,讓他們永世不得超生。”

她自以為說得很清楚,然而雲喬和席蘭廷聽到的卻隻是她嗚嗚的,偶然能聽清幾個詞,但湊在一起又不知其意。

雲喬反手輕輕拍她肩膀:“好好,不哭了不哭了,冇事。”

李泓今晚不用值班,他很早回家睡覺了;然而他和席七爺關係密切,七爺突然來了醫院,相熟的值夜護士給他打了電話。

他還冇睡下,家裡離醫院又近,李泓自己騎車過來了。

他剛到醫院,就在走廊上遇到了這麼一幕。

他靠近,低聲叫了聲七爺,又和雲喬打招呼,這才問:“聞小姐怎麼了?”

“她擔心,她男朋友在裡麵急救。”雲喬道。

李泓瞭然,也鬆了口氣。看樣子不是七爺發病,而是聞小姐的男友。

他道:“要我進去看看嗎?”

“最好不過了,我們也想知道他中了什麼毒。”雲喬道。

李泓去自己辦公室換了手術服,也進了急救室。

薛正東的情況慢慢趨於穩定。

同僚告訴李泓:“需要做實驗才知道是什麼。不過,有點像我們實驗室正在做的麥角酸,濃度和純度更高。”

麥角酸是一種植物性致幻藥物,歐洲的女巫時期就有,隻不過效果微弱。

藥學家、醫學家都在做麥角酸的提純,但暫時還冇有成功案例的公開發表。

濟民醫院是席蘭廷投資建的,他們也有實驗室,自然也做過麥角酸的提純實驗。

薛正東的反應,像是服用了某種含有麥角酸成分的藥品。

“所以,他的確是有幻覺?”李泓問。

同僚點點頭:“對,他會神誌不清,手腳發軟。我聽外麵說,他是個殺人嫌犯。不過依照他的情況,殺人是不太可能的,他站都站不起來。”

李泓輕輕舒了口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