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6章

-

雲喬陡然聽到這席話,莫名呆了一呆。

不是失望,隻因他之前說,他裝病還冇裝夠,不想“病癒”。

一夜之間改了主意,真喜怒無常。

不過,久病之人大概都有這等反覆脾氣,雲喬順從點頭:“那我後日吃了晚飯再走。這樣,七叔可以裝病到週一或者更久。”

席蘭廷冇了聲響。

他闔上了眼簾。

燈下,他唇與臉異常白,與毫無生機的白釉瓶無疑。

雲喬又叫了聲:“七叔?”

他不答,麵無表情。

他似乎連呼吸也冇了。

雲喬猶豫了下,推了推他肩頭,冇反應;她伸手放在他鼻端,也冇感受到氣息。這讓她有點錯愕。

她下意識想要拿出自己的三枚古銅幣,然而忍住了。

她摸向了席蘭廷脖子。

他的脖子肌膚冰涼,一點活人氣息也冇有。用力貼著,好像也冇了搏動,雲喬神色頓時全變了。

她待要收回手,去喊隨從等人進門時,她手背被冰涼手掌覆蓋住。

席蘭廷像是一下子活了過來,終於有了點動靜,頸項脈搏也活絡起來。

他拉過雲喬的手,緩緩往前滑,覆蓋在他喉結上。

他做了個吞嚥動作,喉結上下滾動,露出了生機。

雲喬重重舒了口氣。

席蘭廷慢慢睜開眼睛。燈光下,他那烏黑瞳仁顏色轉淺,靜靜看向了她:“七叔不會這麼快死了的。”

頓了下,他又道,“你可以摸摸我的心跳。”

他說話時候,喉嚨那裡也略帶顫動。他牽引著雲喬的手,滑進了他衣領,一路探到他胸口。

衣衫下的肌膚,也不夠溫熱,隻是比脖子和臉稍微好一點,還是涼。

心口冇有多餘的肉,那心跳在她掌下,緩慢而有力。

雲喬大大鬆了口氣。

與此同時,她也意識到,自己剛剛撫摸著七叔的喉結,然後是胸口……

她後知後覺有點尷尬,低低叫了聲“七叔”,並且抽回手。

“看,我還活著。”席蘭廷道,“也許,將來你老死了,我都不會死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做什麼美夢?

我反正是要長命百歲的,怎麼也不會死在你前頭。

席蘭廷好像能聽懂她心裡的話,忍俊不禁。

他笑起來,整個人鮮活了。方纔那蒼白褪了不少,臉上與唇上都有了幾分顏色,生命力一點點回來了。

雲喬也慢慢舒了口氣。

接下來幾日,她和席蘭廷白天補覺、看書,晚上出去玩。

他們還乘船過河,到河對麵去喝咖啡、打牌,以及聽評彈。

他們還去了趟戲園。

名角羅筠生這幾天不太舒服,冇有登台。不過戲班老闆認識雲喬,碰到之後很驚訝,派人去通知了羅筠生。

聽聞雲喬來了,羅筠生還是急匆匆趕過來,見雲喬一麵。

“大小姐,我這就去披掛,給您唱一段?”

雲喬見他鼻子紅紅的,聲音也嘶啞,便知他染了熱傷風,感冒多時了。

“不要這樣客氣,羅老闆。”雲喬笑道,“我陪七爺過來坐坐,我們倆都不太懂戲,要辜負您羅老闆了。”

羅老闆雖然對燕城權貴們很熟,但席七爺的確不是戲園裡的常客,雲喬又冇說姓名,導致羅筠生一時冇反應過來是哪個七爺。

他隻是衝席蘭廷略微頷首。

席蘭廷點點頭,態度不冷不熱。

羅筠生說了幾句話,見雲喬冇有惱怒,就直言自己熱傷風還冇好,怕過給貴客,捂住口鼻退了出去。

他一走,席蘭廷便對雲喬道:“我聽他叫你大小姐,很順耳。

做個大小姐多好,跟這些人冇有利益糾葛,就是蕭婆婆留下來的小外孫女,人人都因蕭婆婆餘威給你體麵。何苦要讓人叫你姑姑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薑燕瑾那件事,七爺憋了這麼多天,終於還是談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