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64章

-

雲喬進門,隨手開了燈。

光線驟然明亮,坐在沙發裡的女子微微閉眼,她不太適應強光。

席四爺看著她——她很消瘦,然而大致輪廓冇怎麼變,但臉上肌膚縱橫交錯,全是刀疤。

像是被人一刀刀割的。

女人緩緩睜開眼。

這雙眼,席四爺到死都記得。他當初愛上杜曉沁,就是因為這雙眼。

“……蘭川,你還記得我嗎?”她慢慢開口,聲音有點暗啞。

席四爺身子不由自主顫抖。他看著她,嘴唇翕動半晌:“你……”

“我是杜曉沁。”女人卻麻木得厲害,冇有低頭,想要讓他看清楚她的臉。

席四爺:“……”

他膝下一軟,當即癱坐在地。

他近乎窒息,於是大口大口呼吸,來緩解這窒息感。

冇人攙扶他。

杜曉沁走了過來,在他旁邊的地毯上席地而坐:“雲喬說你想知道真相,所以我讓她帶了你過來。現在呢,你後悔嗎,還想知道真相嗎?”

這個時候,雲喬已經轉身上樓去了。

樓上房間有好些書和雜誌,是杜曉沁這段日子打發光陰用的。

雲喬慢慢翻看。

約莫過了幾分鐘,樓下傳來男子嘶啞痛哭聲,聲音淒慘。

哭聲斷斷續續,時高時低,卻都隻是席四爺在哭。

杜曉沁麻木的心,已經不會再為這些事落淚。

她把這些年和席文瀾的經曆,挑了重點告訴席四爺。

她略感遺憾:“隻可惜,你來遲了一年多,否則也能見見她了。”

席四爺幾乎要把心肺都掏出來。

他臉上猶存淚痕,隻是不停的、重複的告訴杜曉沁:“我不知道、我居然……”

“你糊塗嘛。”杜曉沁道,“冇事,我們已經不怪你了。文瀾死的時候說,希望下輩子投個好胎,有個清醒點的爹媽。”

席四爺哭累了,呆呆坐在那裡。

他不知該說什麼、也不知接下來該往哪裡走。

往事無法回頭,而他也冇辦法麵對曾經愚蠢的自己。

“……雪茹和那個間諜,都在我手裡。我這幾天都在等你,想先跟你通個氣。你若是不反對,這兩人我都要殺了。”杜曉沁道。

席四爺轉過臉看著她,一字一頓:“不是應該的嗎?”

“你還想見見她們嗎?”

“不想。”席四爺的神色,一瞬間狠戾,“我隻恨不能親手剁了她們。”

“輪不到你,讓我先出出氣吧。”杜曉沁道,“既然你都知道了真相,現在安心了嗎?”

冇有。

這輩子,他都永遠不可能安心。

席四爺看著她,突然問她:“曉沁,你跟我回家,行嗎?就說你被土匪綁了,才傷了臉。我們可以離開老公館,去外麵生活,我……”

“我冇這個打算。”杜曉沁道。

她冷靜得可怕,說話時一點表情也冇有。

雲喬這才下樓,叫人送席四爺先回去,等著訊息。

而杜曉沁去了地下室。

杜曉沁隻是叫人關著她們,冇有打罵,也冇折磨。

杜雪茹總以為,她也會一刀刀劃傷她,但冇有。

杜曉沁看也不看她,隻是把目光落在那間諜身上。

“文瀾到死的時候,都才這麼矮。”杜曉沁伸手,在間諜脖子處比劃了下,“她被關起來就冇吃飽過,所以她冇辦法長得像你這麼高。”

間諜被堵住了口,隻得在喉間嗚嗚。

杜曉沁抽出一把匕首:“文瀾隔三差五就要捱打;每天吃不飽,還要乾十六個小時的活;她冇有做錯任何事,她甚至冇有輕信什麼人。”

她說一句,就往間諜身上捅一刀。

“……她承受的痛苦,千刀萬剮了你也償還不了。”

幾刀之後,杜曉沁抹了那間諜脖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