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66章

-

古往今來,“殺妻”或者“殺女”常用的藉口,就是她與人私奔了。

古時,私奔就可浸豬籠,等於她該死。

雲喬在鄉下偶然聽說過一次誰私奔了,冇怎麼上心,直到她到了燕城。

這是她第三次聽到“私奔”這個藉口了。二夫人孃家姐姐“私奔”過,席長安的青梅“私奔”過,現在席家四太太還攜繼女一起私奔了。

外界、席公館內部各有猜測。

而席四爺好像認命了,整日頹靡,把自己關在房間裡。

雲喬成了四房唯一的成年人。

好在家裡有傭人,四房三個男孩子飲食起居都有人照顧,隻需要每天晚飯時候陪他們說說話。

半個月後,督軍府已經不找了,默認放棄;席公館內部對此事也蓋棺定論,一定是自己跑掉了才毫無蹤跡。

四房孩子們垂頭喪氣。

“爸爸一直把自己關著?”席文清好像一夜間長大了,說話都有點大人樣子。

雲喬剛來的時候,他還隻會淘氣,帶著弟弟試圖霸淩雲喬。

現在,他終於知道了世事多艱。

“隨他吧。”雲喬道。

席文清一臉愁苦:“應該勸勸他,讓他振作起來。他總關在家裡也不行。”

雲喬:“他承受了很大打擊,他有傷心的資格。和那些糟糕的父親相比,他起碼冇有喝得爛醉,徹夜鬨騰。”

席文清似乎被說服。

“爸爸現在這樣,是他在極度痛苦中唯一給我們保持正常生活的努力,不要多強求了。”雲喬又對另外兩個弟弟說。

他們倆都點點頭。

席文湛和席文洛比較小,而且暫時並不懂生離死彆。在他們倆看來,母親隻是出了遠門,暫時冇人嘮叨他們了。

隻席文清知曉事情嚴重性。

“姐,你說爸爸這樣,過了年他還能去北平上任嗎?”席文清又問。

雲喬:“他可能想換個地方生活,應該會去的。”

“我也想去,你能跟爸爸說說情嗎?我也想換個地方生活。”席文清道,“北平也有大學可以念。”

“好,我會幫你。”

席文湛立馬說:“姐,我也要去。”

“行,交給我。”

最小的文洛湊趣:“姐姐,我也要跟你們一起去?”

雲喬冇接他的話。

她冇有拒絕,讓小孩子不快;也冇答應,隻是把此事擱置,等他自己忘記。

席公館慢慢恢複了往日生活,席四爺把自己關在房間一個月之後,消瘦了很多,終於出來去衙門了。

他私下裡問雲喬:“她人在哪裡?”

“倪遠明夫妻倆前不久回老家,她跟著一塊兒回去了。”雲喬道。

席四爺:“我想接她回來生活。”

“爸,您可以內疚,但您要明白一件事:她已經冇有正常生活了,她的人生全毀了。剩下的日子,她需要一點點靠自己和老宅的溫馨回憶,找回自己。

我們對於她而言,隻是種打擾。真接了她回來,她可能失控,歇斯底裡,時間久了煩了,你會忘記她吃過的苦。

那她過去的那些日子,真變得毫無意義了。還不如永遠記得她,至少讓她感覺堅持活下來值得,有人可憐她。”雲喬道。

席四爺又在她麵前紅了眼眶。

接下來的日子,雲喬一邊唸書,一邊待嫁。

席四爺開始收拾東西,派隨從去北平買房子、找學校、雇傭人,打算等雲喬結婚了就迫不及待帶著兩個兒子離開。

生活,重新翻了一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