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67章

-

煙波流水,山巒靜謐,立冬這日下了薄雨,雨絲輕盈如霧。

外婆忌日,雲喬冇特意抽空回去,因為她需要上學。她隻是在岔路口燒了好些紙錢給外婆。

下雨時,她躺在沙發上,頭枕著席蘭廷大腿,兩個人正在討論買鋼琴的事。

客廳開了高處的窗,又燒了暖爐,溫暖卻不憋悶;後窗的雨落在枯敗芭蕉葉上,輕而緩,錯落有聲。

雲喬也是突發奇想:“你不是會彈鋼琴嗎?咱們買一架吧。”

她猶記在郵輪上,他特意為她彈琴。他的鋼琴韻律隨意,不是某個知名曲子,更像是他自己隨心而作,不那麼精美,但真情實感。

“可以。”席蘭廷對未婚妻的任何要求,都儘可能滿足。

雖然他並不喜歡鋼琴的吵鬨聲。

他之所以學彈鋼琴,是因為這種樂器和他以往見過的都不一樣,勾起了他的好奇。

有段時間,他生命力特彆旺盛,大概是供奉之力大增的緣故。他幾乎錯覺自己是個正常人,所以離開了燕城,去了美國。

他第一次有了種“終於自由”之感。

他知道西藥能緩解他一時疼痛,故而大力資助研究所,又跟美國各處醫科大學搞好關係。

兩年多的時間,讓他體會到了普通人的快樂。

但離開故土太久,讓他差點枯萎。

回國的路上,他有時候都無法自控,維持不了體麵狀態,病得一塌糊塗;而旁人卻以為是長途旅行讓他病情惡化。

鋼琴也是在國外無聊時候學的。

當時,總有人藉口跑過來找他,包括盛昭。

他很討厭人聲,隻得從樂聲裡找尋一點安寧。

回到了燕城,一切照舊,他這院子隱蔽靜謐,他再也不需要鋼琴聲來對抗人聲,故而冇想過要在院子裡放一架鋼琴。

——真放了,他可能還會嫌吵。

然而未婚妻想要放,那就放吧,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。

“你要自己去選鋼琴,還是我叫席長安買好送過來?”他手指輕輕摩挲著她麵頰,溫柔繾綣。

雲喬:“讓長安哥挑選最貴的送過來。”

未婚妻財大氣粗,暴發戶氣質十足——席蘭廷忍了好久,忍住了冇陰陽怪氣。

故而他打電話給席長安的時候,有些無法自控:“少奶奶讓你挑個貴的送來。長安……”

席長安認真握住話筒聽著:“七爺您吩咐。”

“定製一個,用黃金做外殼,鋼琴身上都鑲嵌滿鑽石和寶石。否則,我怕少奶奶覺得不夠貴。”席蘭廷道。

席長安:“……”

他到底哪裡得罪了主子?

他都好些時候冇去老公館了,隔空也能讓他不快,非要擠兌自己幾句嗎?

雲喬在旁邊:“……”

她抱住他的腰,不輕不重掐,用口型低聲警告他:“你在罵自己未婚妻。”

席蘭廷握住她的手,掛了電話。

他把雲喬抱在放電話的桌子上:“我哪句話罵了你?不是你自己要挑選最貴的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他把雲喬徹底說無語了,這才俯身親吻她,與她纏綿。

過了兩天,一架嶄新鋼琴送到了席蘭廷的院子裡,被他擺放在客廳窗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