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7章

-

席蘭廷言語很慢。

哪怕夫妻那等親密關係,說話也要注意分寸,更何況他和雲喬什麼也不是,僅僅是席氏大園子裡兩個作伴的年輕男女。

他有什麼資格,對她的生活指手畫腳?

他說過,不喜她去國外求學,可轉頭還是替她尋了個英文老師,隻因她想。

這纔是紳士。

席蘭廷刻薄慣了,裝紳士需得用力。若在不經意間,他就要露出他的小心思,不怎麼講理。

雲喬聽了,卻不動怒。

她不愛動怒。

對方還是七叔,對她很好的七叔,更不值得動怒。

“我外婆是這樣,誰拜她碼頭,她瞧著有可取之處,就會同意。她庇護這些人,教他們規矩,也給他們好處,指他們一條明路。”雲喬道,“但是我不同,我隻會接納自己選擇的門徒。”

比如說羅筠生,他六歲被賣到戲班,打小嗓子就出色,將來肯定有一碗飯吃。

然而他時運不濟,戲班老闆總是出事,他自己單獨乾過,也跟其他戲班搭夥,但總處處碰壁。

唱了十五年,二十出頭,最好年華快要過去了,他還是籍籍無名。

有人指點他,讓他去見蕭婆婆。不過,見蕭婆婆,需要有人引薦,還需要蕭婆婆那邊同意了,才能登門。

一年之後,二十二歲的羅筠生終於見到了蕭婆婆。

他交上自己生辰八字,主動認作門徒,跪拜蕭婆婆。

蕭婆婆指點他:“離開北平,去燕城。城西有家戲園子,女老闆,甭管她什麼身份,也彆管什麼條件,你去唱就是了。”

他果然來了。

的確有個女老闆,長得不好看,穿短靴馬褲、剃著比男人還短的頭髮。為人非常苛刻,擅長刁難人,比一般男人都心狠,極其難相處。

她這戲園子,合作過的戲班都走了,慢慢落寞。

落寞而已,混口飯吃還不成問題。

羅筠生主動來了。

時來運轉,他短短半年紅遍了燕城。北平、上海那些響噹噹的權貴,親自驅車到燕城,隻為聽他一曲。

女老闆還是很苛刻,但戲班願意傍上羅筠生,故而很不少人來搭戲,分一杯羹。

羅筠生和女老闆慢慢相處,發現她這個人規矩極嚴。

她說早上五點吃飯,你起來吃,她就會高興。而她一口吐沫一個釘,說五點就五點,風雨不改。

摸透了她門路,和她相處並不算難。

她給錢大方;她應付權貴有一套;她會打罵戲班的人,但她打罵都有道理,隻是她自己不說。

羅筠生這兩年紅極一時。

雲喬卻不會接這樣的門徒。

她會以醫術為主,就像薑燕瑾的妹妹,求到了她跟前,而她想要救她。

“……七叔,外婆的餘威,總有散儘那一天。到時候,我拿著舊時情分去求人,不可笑嗎?”雲喬又道。

席蘭廷聽罷,微微笑起來。

他端起茶喝了口,神色淺淡:“是我多管閒事了。”

他不肯再談。

一晚上,兩人都在聽戲,冇有再開口說話。

週日晚上,雲喬待四房眾人吃晚飯的時候,回去了。

幾個人都停箸看著她。

雲喬恍若不覺,簡單叫了聲媽,就快步上樓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