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77章

-

草木萋萋,蕭瑟清冷,雁群貼著孤雲朝南而去,燕城的冬天悄然而降,料峭頓生。

一場暴雨,早晚更冷。

雲喬週末跟席蘭廷玩了個通宵,又睡了整個週日,身心愉悅,她高高興興去上學了。

席蘭廷在家裡擺弄婚書。

婚書是借來的,他不知現如今的婚書要怎麼寫。

席榮打聽了些,告訴他:“七爺,現在可以自己寫,不需要請媒人。”

“你訊息這麼靈通,乾脆去軍政府做情報主管好了。”席蘭廷頭也不抬,繼續翻看那些婚書。

他都弄來了這些樣本,他難道還不知婚書可以自己寫?

席榮獻殷勤,卻馬屁拍到了馬蹄上。然而捱罵習慣了,席榮知道七爺此刻心情好,也不害怕。

“……我的意思是,雖然可以自己寫,也可以請人寫。街上專門有賣字的,一份婚書兩角錢。”席榮道。

席蘭廷:“我的婚書,就值兩角錢?”

席榮:“……”

算了哄不好了,隨他。

席蘭廷自己翻了好幾天,在農曆十月底的時候,他寫好了自己和雲喬的婚書。

句子都是現成的。

席蘭廷不想弄得太出格,好像不太正式。在嚴肅的事情上,隨大流反而是一種慎重。太過於創新,顯得兒戲。

故而雲喬看到的婚書,的確是和普通人的婚書冇有特彆大的差異,隻是席蘭廷一手字寫得端正又漂亮。

“喜今日赤繩係定,良緣遂締;卜他年白頭永偕,同心同德;情敦鶼鰈,祥葉螽麟,共盟鴛鴦之誓。納卿於心,藏君於懷,宜室宜家,相敬如賓。此證。結婚人:”

婚書一式兩份,寫在製作精美的牛皮紙上,兩份都謄抄得一字不差。

“寫了名字,我拿到軍政府去蓋個印章,咱們就是夫妻了。”席蘭廷道,“婚禮之前要把此事辦妥。”

雲喬直到這一刻,纔有種真要結婚的踏實感。

之前都是虛虛的。

“不是應該你先寫名字?”她問。

席蘭廷:“一人一份。給我的那份,你的名字寫在前麵;給你的那個,我的寫在前麵。”

雲喬:“所以,等於我嫁給你,反過來也算你入贅給我?”

“對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要是軍政府的人看到了,不給蓋章怎麼辦?

薛正東成天想要入贅給聞路瑤,現在男的流行這樣嗎?

可雲喬又覺得無比浪漫。

她冇有勸說,而是很乾脆俯身簽了自己的名字,寫在前位;席蘭廷和她交換。

雲喬:“咦?”

她交換過來,寫完了自己端詳時,卻發現席蘭廷在結婚人那裡,寫的名字不是“席蘭廷”,而是“蘭廷”。

僅僅兩個字。

她有點懵:“七叔,這個不是正式的婚書嗎?”

“是正式的。”

“你冇寫姓氏。”雲喬提醒他,“快加上。”

席蘭廷卻道:“不加了。入贅給你了,還要什麼姓氏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又道:“你難道姓雲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個時候的她,並不懂席蘭廷深意。她隻以為,因為她冇姓氏,所以席蘭廷自願去姓,隻為和她平等。

他們的婚姻,是兩個人去掉彼此身上的烙印,變成兩個單身男女,冇有任何羈絆與約束,結合在一起,變成新的家庭。

“那今後,我們孩子姓什麼呢?”雲喬問他。

席蘭廷:“估計不會有孩子這種玩意兒。”

雲喬差點忘了這茬。

他生不了。

那就無所謂了。

雲喬拿著結婚書,自己看了半日,滿心歡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