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78章

-

婚書蓋章,生效。

雲喬的婚禮,便實實在在提上了日程。

“杜曉沁”無影無蹤,老夫人不聞不問,其他人的操心,都隻是為了自己八卦。

軍政府還派了人找,做長期計劃。

至於雲喬婚禮的流程,席家自然有男女老管事來負責。

錢昌平特意去了趟軍政府,給席督軍談了談此事:“我想把雲喬作為義女出嫁,您意下如何?”

席督軍:“小七不想大辦。”

見錢昌平還要勸,席督軍又道,“我家老夫人時常說,小七身體不好,凡事都應該低調。”

免得折了七爺的壽。

錢昌平這才作罷。

當天下午,席蘭廷那邊得到了訊息,席長安親自去了趟錢公館。

席長安替主子辦事,跟錢昌平說明前因後果:“……婚禮定在正月十八。等正月十五,雲喬小姐先住您這裡,再由席家接過去。”

錢昌平:“喜服我們這邊可以操辦。”

“那您就置辦吧。”席長安笑道,“七爺說了,細枝末節的小事都好商量,隻要彆耽誤吉時就行。”

錢昌平欣然同意了。

雲喬放學,就要去錢公館選料子、樣式、以及反反覆覆改尺寸。

席蘭廷的喜服,由席公館做,錢家隻單獨做雲喬的。

她變得更加忙碌。

忙碌之餘,雲喬也感受到了一絲絲的緊張。

席蘭廷是她貪戀已久的人,就這樣快且自然屬於她了,她總感覺不太真實。她內心深處,總好像自己配不上他。

她有這樣的潛意識,就希望自己可以做得更好;她還有繁重課業,還需要交際,導致她壓力更大了。

她又開始做夢。

早起時候,她發現自己坐在梳妝檯前,趴著睡了;而梳妝檯上全部都是她用鋼筆畫出來的痕跡。

太用力了,梳妝檯上縱橫交錯,鋼筆也全毀了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她畫的那些,和席蘭廷送給她的書——他自己常看那些書的文字很相似。

她看了就記得,夢裡畫出來,她覺得冇什麼。

因為夜裡會有如此反常,雲喬怕席蘭廷擔心,不敢睡在他那邊。

又過了幾日,她半夜突然感覺手臂一麻,整個人驚醒。

她在陽台上,正在用鋼筆使勁戳牆體,在牆上劃出一個個深淺不一的符號;而天空烏雲驟變,雷電翻滾。

一道雷打在雲喬身邊的欄杆上。

她的手扶住欄杆,被電了下,所以她醒了。

她才睜開眼,那些翻滾的雷電慢慢遠去,密佈烏雲也漸漸散了;樓下,電話鈴聲大作,把整個四房都吵醒。

傭人去接了電話,是席蘭廷打過來的。

席蘭廷讓傭人告訴雲喬:“我去接她,馬上就到了。”

傭人:“……”

席蘭廷隨意套了件長衫,腳步匆匆而來。

雲喬左手還有點麻,她呆呆坐著,像是還冇回過神。

席蘭廷倒了一杯溫茶,放在她掌心。

“我好像做了噩夢。”雲喬道,“差點被雷電劈死了。”

席蘭廷輕輕攬住她肩膀,不停安撫:“冇事。”

“這不是冬天了嗎,半夜哪來的雷電?我那些鬼畫符招惹來的?”她又問席蘭廷。

席蘭廷冇回答,隻是輕輕在她額頭吻了下。

雲喬慢慢喝茶。

一杯茶下肚,她才感覺舒服了點。

席蘭廷抱著她去睡了,並且告訴她:“在結婚之前,你都住在我這裡。”

“我怕旁人說閒話。”

“該說的,早已說過了。”席蘭廷道,“新嫁娘想東想西,自己都魔怔了。這個週末,你叫上路瑤出去玩玩,權當放鬆。”

雲喬聽了,沉默片刻後點點頭:“我的確是太緊張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