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8章

-

雲喬前前後後,在席蘭廷院中待了八日。

席公館說什麼都有。

席文瀾放學歸家,給老夫人買了點新鮮糕點,親自送上門。

正好五嬸也在。

五嬸為人機靈潑辣,席文瀾有點忌憚她,儘可能跟她交好。

“……娘,若是雲喬有了孕,到時候怎麼說呢?”五嬸問老太太,“她到底是四嫂女兒嘛,倫理過不去。”

老太太聽了,絲毫不動怒。

自從清帝退位,世道大變,興起了很多新規矩。

遠的不說,單單說薑燕瑾家裡,他祖父就把庶出女兒送給同僚做姨太太,換取兩家聯盟的好處。

若是前朝,這斷乎拉不下此麵子。

從前的禮義廉恥,都成了腐朽,眾人恨不能全上去踩一腳,標榜自己是新派人。

席氏這等門第,能給七爺做妾已然是福氣了,管她什麼身份。

老太太年紀大,思想卻不老化。

她聽了兒媳婦的擔憂,不鹹不淡:“小七那身子骨,他若是能讓雲喬留下一兒半女,他有了後,我要去給祖宗燒香。”

五太太:“……”

席文瀾聽了,心裡也說不出什麼滋味。

老太太說這話的時候,屋子裡既有兒媳、孫女,也有服侍的傭人,總之是滿屋子人。

席家下人之間傳話最快。

老太太的話,自然也會傳到各個人耳朵裡。

“看樣子,咱母親對這女孩兒挺滿意。”二爺也聽說了。

二太太柳氏臉色不善:“到底不妥。四房也是不講究,女兒都能送到小七床上去。”

“冇什麼不妥。”二爺反應很平淡,“這些年,小七那院子裡連個服侍的丫鬟都不讓進,簡直成了和尚廟。

他身子又不好,誰知道能活過哪一日?現如今終開竅了,隻要跟咱們家冇血脈親緣,都妥當。”

言下之意,不是親侄女就行。

“……他能留下一點血脈,娘也算去了一塊心病。”二爺又道。

眾人議論紛紛。

有人羨慕雲喬,說她真的好看,占了大便宜;也有人背後罵她和杜曉沁無恥,勾引七爺。

而更多的人,是關心雲喬是否有孕。

畢竟她在那院中住了這幾日,貼身照顧七爺。

杜曉沁也關心。

雲喬進去,是七爺那邊的人說,七爺病得不行了,要個細心姑娘貼身照顧。這話,席蘭廷、席榮全部給雲喬複述過。

麵對杜曉沁的探究,雲喬便說:“我進去的第六日,七叔才清醒,之前都是昏昏沉沉的。直到昨天早上,七叔勉強能下床。哪怕有心,也無力。”

杜曉沁:“……”

她竟覺失望無比。

雲喬也聽說了流言蜚語,百感交集。

世道真變了,現在真是什麼鬼話都能說得出來。

而老夫人那邊,在週一一大清早,給雲喬送了一盅燕窩,還讓傭人當麵問雲喬:“味道如何?”

“挺好的。”雲喬道。

於是,老夫人叫人送了兩斤極品雪燕窩過來,言明單獨給雲喬,說雲喬照顧七叔辛苦了。

“照顧”二字,傭人說的時候,格外咬重。

雲喬聽了,側頭看了眼燕窩,撇撇嘴冇說話。

不管怎麼說,有補品吃是好事;有老夫人賞賜東西的這份“喜愛”,也是好事,至少杜曉沁對雲喬客氣了不少。

至於她的名聲和顏麵,誰在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