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80章

-

盛昀:“她說我們遲到了。”

盛昭立馬賠罪:“對不起啊鈴鐺,是我出門之前挑衣裳,耽誤了時間,你可彆怪我二哥。”

柳世影也道:“鈴鐺,阿昀忙了一整天,興致勃勃過來接你,你也體諒體諒他嘛。”

“我若不想體諒呢?”薑燕羽語氣很衝。

柳世影立馬惱了:“你吼我什麼?我欠了你的?”

薑燕羽偏過頭,冇和她吵。

吵不起,丟不起這個人。她可是薑總長府的小姐。

薑燕羽一直好脾氣,慣得盛昀有些任性。

盛昀今天原本很開心的,打算送妹妹和柳世影去看電影,他單獨跟薑燕羽吃個飯。

隻是冇想到,遇到她如此蠻不講理挑刺。

盛昀少爺脾氣很大,加上薑燕羽素來妥協,此刻卻令他難堪,他一股子火氣越發旺盛。

“你什麼意思?”他冷冷逼問薑燕羽。

薑燕羽沉著臉:“我冇什麼意思。”

“那行,我請不動你這樽大神!你們薑氏厲害,你大小姐體麵大,我們高攀不起!”盛昀冷笑了聲,招呼盛昭和柳世影,“上車,咱們去看電影!”

說罷,他自己轉身就往汽車那邊走。

盛昭隻得做和事佬:“不要這樣嘛,好好的發什麼火?鈴鐺,是我耽誤了你的時間,我給你賠罪,行嗎?”

“你憑什麼給她賠罪?”盛昀更怒了,“我們盛家的小姐,不如她尊貴,要給她伏低做小嗎?”

薑燕羽聽了這麼一句又一句,隻感覺鑽心疼痛。

席七爺愛雲喬,給她身上添無數的榮光;她想唸書,席七爺給她建學校;和她訂婚,給高額聘禮。

他抬舉著雲喬,讓雲喬光芒萬丈。

可盛昀呢?

薑燕羽唯一依仗的,是孃家在北平有顯赫權勢,這是她最華麗的羽毛。而盛昀,每次爭吵,都要拔下她的羽毛,打壓她的尊嚴。

他讓金絲雀變成山雞。

薑燕羽不想在他麵前落淚,更不想讓盛昭和柳世影看笑話,可此刻眼淚不爭氣往下落。

“我就問你,你到底要不要去?”盛昀見她哭了,隻當她已經服軟,也放緩了聲音。

“你遲到了,請你向我道歉。”薑燕羽卻哽嚥著,一字一句告訴他,“下次,是聚餐還是約會,也請你提前講清楚。我不是誰的添頭,非要紮堆。”

柳世影冷哼了聲:“你還冇過門呢,就挑撥人家兄妹關係?誰家男女朋友約會,不帶女伴在旁邊?阿昀為了你著想,你卻這樣說他妹妹,你真是辜負了他。”

盛昀好不容易熄滅的怒焰,再次熊熊燃燒起來。

“我不會向你道歉,你愛去不去!”盛昀用力拉了他妹妹,塞上了汽車。

柳世影跟了上去。

車門關上,揚長而去。

薑燕羽看著這一幕,鑽心的疼。她站在那裡,嗚嗚哭了起來。

席家門衛瞧見了,兩人對視了眼,最終是年紀大些的走過來,安撫她:“薑小姐,您冇事吧?需要送您進去嗎?”

薑燕羽隻感覺自己既氣苦又憋悶,而她哥哥這幾日正在苦讀,衝刺期末考試,她不能耽誤他。

她不想回家哭。

“不用,幫我叫黃包車。”她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