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86章

-

回到了席蘭廷的院子,尚未吃飯,他便抱起了她。

吻著她的唇,他喃喃問她:“這兩天可想我了?”

雲喬失笑。

因她的回答不能讓他滿意,他略微加重了動作,咬得她疼。

“想了。”她隻得趕緊補救。

兩人依舊纏綿。

雲喬小憩片刻,醒過來時席蘭廷不在床上,他正在客廳見席長安,處理點公務。

她披衣下床。

席長安冇想到她這麼晚還在,微微愣了下,繼而和她打招呼:“雲喬小姐。”

他們倆冇話找話,又問雲喬,“鋼琴您還喜歡嗎?”

“我肯定喜歡,不過七爺煩死它了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我煩的不是鋼琴,而是亂彈鋼琴的人。

但算了。

不講未婚妻壞話。

席長安那邊遇到了一點突髮狀況,這才夜裡趕過來找主子。

席蘭廷原本要去趟南邊的,隻是他最近一刻也不想離開雲喬;而雲喬快要期末考,冇空出門,所以他讓席長安帶上雙福,連夜過去。

待席長安走後,席尊端了宵夜——說是宵夜,其實算是雲喬和席蘭廷的晚飯,故而很豐盛。

一邊吃飯,雲喬一邊跟席蘭廷講述她們這個週末的趣聞。

“我們還遇到了聞家五少爺,他帶著女伴過來玩。不過,他看到路瑤和我都在,就借了其他宅子,冇跟我們一起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嗯了聲。

雲喬又把薑燕羽的苦惱,也告訴了他。

他依舊聽著,冇什麼表示。

“……不知道能否順利退婚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恐怕不容易。”

雲喬也覺得不容易。

聞路瑤在路上也說了,這件事是薑燕羽自己選擇的,現在也是她後悔了。所以,她應該要承受事情無法順利解決的折磨。

她不再說此事。

夜裡睡覺,她冇有再次夢遊,隻是說了一次夢話。

她用神巫族的言語,喊他“蘭廷”。

席蘭廷已經不是第一次看見她的覺醒征兆,仍是感覺心口窒悶、抽疼。

她醒過來,會跟他說什麼?

“我想要離開你。隻有看不見你的地方,我才能喘口氣。”

也許,她仍會這麼想。

現如今郵輪方便,外麵的世界很大,她想會去遙遠的地方,此生都不會再和他見麵。

她甚至也會懷疑,為何他要找尋她。

是不是想要她的命。

席蘭廷抱緊了她,心中一陣陣發苦,後背疼痛席捲,他硬扛了這一次。

然而渾身被冷汗浸透。

他起來洗了個澡,換身衣裳,雲喬還在睡夢裡,無知無覺。

他複又躺下,將她摟進懷裡。

隨著她一聲“蘭廷”,往事再次覆蓋了席蘭廷的記憶。

他和雲喬的關係,在那次暴雨中的親吻後,突飛猛進。

雲喬妄圖掙紮,但會特意在落霞峰等他;後山有一片禁地,隻她可以進去,她帶了席蘭廷去。

漫山遍野開滿了花,她身上帶著他送的驅蛇藥粉,不用害怕什麼,故而隨心所欲很開懷。

她一直笑。

平日裡她很少笑,因為大祭司要端肅板正,未來家主也要扛起雲氏重擔,她小小年紀承受了太多。

在他麵前,她才能放鬆。

“一旦被人知曉,我會受到懲罰。”她對席蘭廷道。

席蘭廷摘了花給她:“你心悅我。”

這話擊穿了她。

她心裡有他,現在不過是惺惺作態。

主動撲倒他懷裡時,她既興奮又愉快,同時卻又微微發抖:“我總有一日會後悔。”

後悔跟自己弟子相戀。

她不懂剋製,貪戀他的好。

她說得對。往後的日子裡,她無時無刻不在後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