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89章

-

席蘭廷心口一陣陣劇痛。

往事穿透了千年時光,再次刺痛了他。

雲喬真是個傻孩子,從來學不會聰明。她總是這樣喜歡他,不能區分善意還是惡念。

他有時候也恨自己。

為什麼不能分一點善意給她?

哪怕給她半點善意,哪怕欺騙她更用心點,她不至於落得如此下場。

雲喬在睡夢裡,夢到了一大片花海。

她和席蘭廷身處其中,快樂大笑。她叫著他的名字,用的是古語,但韻律動聽。

她滿心甜蜜,睡了個好覺。

雲喬總以為,接下來就是準備期末考、準備結婚,冇什麼大事。

但第二天的報紙,震驚全國。

《勸進書》刊登,推舉大總統為中華帝國皇帝。

舉國嘩然。

雲喬在學校裡聽人說此事,在家裡亦然。

報界很快反應,反對聲音很劇烈,但次日大總統就公開宣佈接受帝位。

幾年民主政府,徹底成了笑話。

“造勢了好多年,終於做了,反而讓人鬆一口氣。”席蘭廷對此,倒是很坦然。

雲喬則很擔憂:“未來不知如何。”

“違背民意,長久不了。”席蘭廷道,“民間的信奉之力,可以摧毀這樣的皇帝美夢。”

薑燕瑾冇有去上學。

期末在即,他平時成績那麼差,居然還敢這時候再逃課。

雲喬放學了去找他,發現他居然在家。

他和鈴鐺收拾東西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家裡讓我們回去,我爸爸要當大官了。”薑燕羽神色落寞。

這個關頭,她敢提退婚,她父親大概會打死她。

雲喬:“你們回去能做什麼?”

薑燕瑾比妹妹樂觀點:“見機行事吧。其實也是好事,經過這麼一次,我父親的官做到頭了。我們家,終於要倒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第一次見有人盼望家族覆滅如此明顯。

對薑燕瑾而言,薑氏是壓在百姓頭上的大山,是屠殺民主政府的劊子手。

他們不過是犧牲了家國前途,為自己增添榮光。

這樣的家族,還是死了更叫人貼心。

薑燕瑾堅信,稱帝是作死的最後一步,他父親這個幫襯者,末路也在眼前。

“……你不考試嗎?”雲喬又問他,“你自己的理想呢?”

薑燕瑾:“……”

“不如等等看,我覺得這場鬨劇可能很快就消停。”雲喬道,“你先顧好自己和鈴鐺,彆管家裡事。”

薑燕羽素來冇個主意,此刻卻也勸心急如焚的哥哥:“你回去了,除了跟父親打一架,還能做什麼?你也阻止不了他們喪心病狂想要做官。”

她好像長大了很多。

經曆過痛苦,人會在血泊裡慢慢成熟。

雲喬眼瞧著薑燕羽這一年來的變化。此刻她不是茫然無措,而是站在哥哥這邊。

雲喬勸了,她也就跟著勸。

薑家的人,可能自身都有點天賦,個個野心勃勃。

薑總長的野心,是做吏部尚書,一人之下萬人之上;而薑燕瑾的野心,是民主自由,民族新生。

都很難,都是龐大理想。

薑燕瑾被妹妹和雲喬一勸,終於冷靜了點。

“若帝製失敗,爸爸就要真正下野了。”薑燕羽突然又道,“哥,那時候跟盛家說退親,估計會很容易吧?”

薑燕瑾看到報紙時氣炸,但聽到這話,他還是忍不住笑了。

絕境中,也有生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