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0章

-

盛夏時節,席家孩子們都放假在家,席文瀾姐弟也在。

雲喬嫌吵,每天都出門。

除了和艾莉的互學任務,雲喬偶然也陪席蘭廷吃飯,或者跟薑家兄妹見麵。

席蘭廷夏天的時候,又“大病”了一回,因為他要出去一趟,半個月纔回來;而薑燕羽纏著雲喬,非要給她做門徒。

雲喬不堪其擾。

“……我直到出事,才知道我哥哥居然如此厲害。”薑燕羽提到她哥,絲毫不介意他的秘密,反而為他驕傲。

“的確很厲害。”雲喬淡淡道。

薑燕羽聽了:“你不像是誇獎他。”

“你誤會了,我的確是誇獎。”雲喬不鹹不淡說。

薑燕羽:“……”

這回諷刺更明顯,她聽出來了。

上次哥哥的行動,好像太過於輕率,惹了大禍。

所以雲喬和她手下的丫鬟們,都覺得哥哥不怎樣,徒有其名。

薑燕羽卻知道她哥哥很了不得!

哥哥居然暗地裡利用父親的關心,跟人合夥開礦呢。

總之,哥哥本事了得,又非常愛國有理想,簡直是薑燕羽的榜樣!

薑燕瑾也單獨見過雲喬。

他見雲喬目的很簡單,希望雲喬幫他和雁門、漕幫搭個線,讓他們彆針對他。

他從未叛變,也不是故意不現身。

“你消失兩年,不按規矩辦事,現在輕飄飄一句話就過去了?”雲喬瞥了眼他,“你這是把錢叔和其他叔伯們置於何地?”

薑燕瑾冷著臉:“我請姑姑周旋,不是擔心自己,隻是怕他們不夠死的。”

口氣極大!

雲喬:“所以,你到底是跟我求情,還是向我挑釁?”

薑燕瑾年輕氣盛,心高氣傲。

他雖然自認了門徒,也叫了姑姑,可等他妹妹好轉冇事,他是不太服氣的。

雲喬比他還小。

“我不是這個意思,姑姑。”薑燕瑾掙紮了下,放低姿態,“隻不過,我現如今乃姑姑門人,您能不能替我求情?”

雲喬冷哼了聲。

這貨還是不想給雁門和漕幫麵子,想把雲喬退出去做擋箭牌。

雲喬不庇護他,倒好像她無能了。

“彆耍小心機。”雲喬道,“我會安排宴席,讓錢叔帶著你。你自己去敬茶賠罪。我求情,是讓他們喝了茶就原諒你,而不是非要你性命。”

薑燕瑾:“……”

而後,她果然讓長寧和靜心去辦此事,又讓她們姊妹倆陪著薑燕瑾去。

回來的時候,雲喬結束了一整天的口語練習,正在自己房間沙發裡打盹,長寧就把事情回稟了她。

總體說來,薑燕瑾和那些叔伯們各有委屈,但又彼此退讓,和和氣氣喝了茶、吃了飯,然後作辭。

“好,我知曉了。”雲喬道,“跟雁門說,香港那邊會有一批好貨,到時候分他們一點。”

長寧道是。

雁門那邊,的確是看著蕭婆婆餘威,也覺得雲喬年紀輕不懂事,非要攪合其中,這次算是忍讓了。

遲早,他們要找雲喬和薑燕瑾討回麵子。

門徒就是這麼麻煩。

雲喬閉上了眼睛,此刻她隻想洗個澡躺床上,什麼都不想、什麼都不聽。

然而洗澡時候,她腦海裡不停想:“七叔去了哪裡,何時回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