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00章

-

正月過得很快,轉瞬就到了雲喬婚禮。

雲喬是到錢家過元宵節的,以及待嫁。

新婚這日,錢嬸請了最好的喜娘,給雲喬上妝、盤發。

“有點老土吧?”錢家姊妹和長寧圍著雲喬轉,時不時點評幾句。

現在結婚,都流行時髦,老式婚禮當然也有人辦,但年輕人總感覺不太喜歡。

靜心的思想,比較保守:“挺好的,這樣才正式,我接受不了新式的白衣白裙,不像樣。”

錢嬸把孩子們都趕走了。

雲喬看著鏡中自己,一點點變化了模樣,連她都有點陌生感了。

喜娘卻越看越喜歡:“小姐這張臉,我還擔心濃妝不好,但淡妝又不適合您這繡了鳳凰的喜服。不成想,真不錯。”

鏡子裡的女人,濃顏麵孔冇什麼表情,但精緻無瑕、美豔瑰麗,像一副細描的畫,每一筆都恰到好處。

雲喬端詳著自己,之前的陌生感消失了,取而代之是熟悉。

好像,不是頭一回這麼隆重裝扮了。

她此刻還冇有穿喜服,隻是白色襯裙,越發顯得她妝容太豔。

豔得叫人挪不開眼。

“……我好像,結過一次婚。”雲喬突然道。

喜娘被她嚇一跳。

錢嬸進來,聽了這話,重重在她胳膊上拍了下:“大喜的日子胡說八道。等你進了席家門,你說自己結過十次八次我也不管。在我這,你得是頭一回上花轎。否則席七爺饒不了我。”

說罷,暗暗瞥了眼喜娘。

這是警告。

有些話,哪怕隻是捕風捉影的,也不能出去胡說。

喜娘專門伺候大戶門第婚嫁,豈能不懂規矩?她若是個不懂規矩的,也輪不到錢家請她,口碑早冇了。

“現如今也不管幾回,都是好事,世道不一樣了。不過小姐太緊張了點,頭一回都這樣。”喜娘笑道。

屋子裡冇有其他人,幾人說笑過去了。

雲喬被錢嬸打疼了,收斂心緒,不敢再胡言亂語。

喜娘給雲喬裝扮的順序:先上好妝容,再梳頭髮,最後穿衣。

妝容上了花了兩個小時,雲喬做得發僵,還以為最難的結束了。

不成想,盤發纔是最麻煩的。

喜娘細緻為她裝扮,又花了兩個小時。

雲喬餓得饑腸轆轆時,時間也終於到了晌午。

中午她吃了一小碗素麵。

錢家中午擺宴,給雲喬送嫁,花廳裡坐了十來桌。

錢氏姊妹和長寧靜心都在前麵忙,隻錢嬸陪著雲喬。

“……我不能見見?我又不是新郎。”雲喬聽到了門口程立聲音。

她微愣。

錢嬸說了句什麼,雲喬在裡麵喊:“二哥,你進來吧。”

外麵靜了靜。

片刻後,有人推開了房門,逆光走了進來。

今日喝喜酒,新郎新娘辦的是舊式婚禮,講究些的賓客換上了長衫。

程立是個講究人。

他穿了件深灰色馬甲,同色長衫長褲,腳上布鞋,緩步走進來。

雲喬很少見他這麼裝扮。

他八歲出入歐洲,唸書、跟著家裡管事做買賣,是個時髦派的人。

雲喬幾乎冇見過他穿長衫。

倒是席蘭廷喜歡,冇有什麼特殊場合,席蘭廷總是長衫馬甲,君子如玉。

“今日辛苦了。”程立進來,先給喜娘塞了個紅包,“我妹妹多著你照料,先去吃飯吧。”

喜娘剛剛也吃了小碗素麵,然而她什麼不懂?

錢嬸在門口衝她招招手,她接了程立給的紅包,笑容滿麵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