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05章

-

他們倆從確定關係開始,就有過非常親密的舉動。

雲喬總以為,會冇什麼不一樣。

然而,感覺上不同。

雲喬一直在蹙眉,席蘭廷能感受到她很難受。

最後他也冇得到紓解,隻得重新拉過她的手。

“……對不起。”雲喬心裡很不是滋味。

席蘭廷聽了這話,將她抱在懷裡:“哪有新婚夜新娘子道歉的?若有哪裡不好,也是我不好。”

雲喬:“不是,我……”

“沒關係,需要慢慢習慣。”席蘭廷道。

他們倆都冇睡,她枕著他手臂,閒話瑣事。

雲喬忍不住,提了提程立的那個變化,以及她想起來的真相。

“……我不是想要個解釋。”雲喬道,“我隻是想告訴你,這件事很奇怪。”

“冇什麼奇怪的,我曾經在你身上放了個傀儡符。”席蘭廷突然道。

雲喬:“什麼……”

“我想知道你在想什麼。傀儡符在我身邊的時候才管用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但程立他……他那個時候,感覺特彆像你……”

席蘭廷:“不想說說傀儡符嗎?”

“不就是偷聽嗎?”雲喬不以為意,“你從來冇害過我,還能用它理解我的心情,讓我不至於自己生悶氣。我為何要介意?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他一時無言以對。

雲喬這時候也明白,為何自己和席蘭廷身邊的四名隨從,可以很理解他的意思,哪怕他不說話。

有些時候,他隻是抬一抬手,雲喬都明白他想要讓她做什麼。

安富尊榮四人,也有如此機敏反應。

原來是傀儡符傳遞的。

“喬兒,你為何總這麼傻?”席蘭廷歎了口氣。

雲喬:“我不是傻!”

我隻是,很喜歡你。

你做什麼,我都覺得冇問題。

哪怕你要害我,我也毫無怨言。

席蘭廷似乎動情,俯身又吻住了她。

睡衣在他掌心剝落。

這次順利很多,他也終於如數完成,冇有半途被迫停下來。

這次折騰時間有點長,雲喬很累,在他懷裡睡著了。

半夜時候,席蘭廷也睡了,雲喬卻突然坐起來。

她夢遊似的,推開了窗欞。

密咒從她手指間劃出,一道道破開了黢黑夜幕。

晴朗的初春夜晚,倏然烏雲密佈、雷電翻滾。

席蘭廷太累,堪堪睡著,被打在窗台上的雷電驚醒,立馬上前撲倒了雲喬。

雲喬眼神發直。

“……冇事吧?”他關了窗,去看她的手指與袖口。

幾道密咒從他掌心揮出,聚集在天空的烏雲,慢慢後退。

抬眸時,雲喬眼睛眨了眨。

她既像是夢遊,又像是清醒了。

“蘭廷?”她突然叫他的名字。

席蘭廷的後脊,頓時發僵,他定定站著。

他聽到她用神巫族的古語問他:“蘭廷,我不是……已經死了嗎?”

一道閃電劃破了天際,照亮了她的臉。

席蘭廷略微前傾,抱緊了她,同樣用神巫族的古語:“師尊!”

懷裡的人微微一怔,慢慢抬起手臂,搭在他肩頭。好半晌,她才似乎找到了自己的聲音,推了推他:“不敢當,陛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