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08章

-

正月末,燕城有了暖意,煙柳初綻,嫩綠如煙。

雲喬穿了件銀白色素麵旗袍,罩一件羊絨大衣,正從外麵回來。

瞧見了席長安和席尊,她有點吃驚,旋即露出笑容:“這裡有個小咖啡廳,咱們去坐坐。”

她請了兩人去咖啡廳小坐。

侍者認識她。

南華飯店雖然接待的都是政要名流,但這麼出眾的人物,令人印象深刻。

她纔在這裡辦了婚禮,轉而一個人來住。

南華飯店最是懂得為客人保密,所以外界一點風聲也不知。

“太太,您這是去哪兒了?”席長安問她。

雲喬:“我隨便逛逛。”

“那您和七爺,是因為什麼吵架?”席尊插話。

席長安:“……”

不要這麼直接!

雲喬:“冇有吵架。我隻是……有點害怕。”

席長安和席尊麵麵相覷。

“怕什麼?”席尊又問。

“怕他要我償命。”雲喬笑道。

席尊:“……”

侍者端了咖啡。

雲喬喝了一口,繼續道:“我以前有點記憶丟失了,現在突然找了回來。我一個人獨住,也是想理一理思路。”

“那您,理得怎樣?”

“還好,就是感覺很理虧。有點怕死。”雲喬笑了起來。

席尊和席長安一頭霧水。

其實雲喬剛剛離開席公館的時候,有點茫然無措。

她一個人住了飯店、在街上閒逛了幾日,過去的記憶和現在的她融合,她突然意識到,其實她新生了。

往事隻是一段過往。

她的過去,像一部電影,饒是再驚心動魄、恩怨糾纏,也隻是一段無法觸摸的往事了。

她想起記憶的時候,就像剛剛看了一部觸動很深的電影,有點入戲。但幾天冷靜下來,她又進不了戲。

過去隻是記憶,現在的她,是一個嶄新的生命。

這個生命有開端、有牽絆,甚至有她自己的愛情。

而她丈夫蘭廷,是個過去的人。

雲喬不敢回家,也是源於此。

他可能想要過去的她;而她,註定要令他失望。

他並不叫蘭廷。

蘭廷隻是他在上清山的時候,她給他取的名字。離開了上清山,他也冇用過,隻是兩個人私下情濃時候叫叫。

往事太慘烈,稍微回想都痛。

以至於,雲喬有點看彆人故事的感覺——不是她冷漠置身事外,她已經是另一世了。

她曾經無數次想要結束,現在終於都結束了,她是不太願意回望。

而席蘭廷呢?

他是否還在往事裡,不肯往前走一步?

“那您還是想回去的?”席長安抓到了關鍵。

雲喬點點頭:“想。”

“我們帶您回去,您看行嗎?”席尊道,“七爺這幾日過得很糟糕,他不吃飯了。”

雲喬聽到這話,並冇有很擔心:“其實他不用吃飯。他平時吃,隻是怕你們多想。他有陽光雨露就夠了。”

席尊:“……”

“我是得去見見他。”雲喬道,“看看他什麼意思,要不要跟我離婚。”

席尊:“……”

雲喬簡單收拾收拾,收拾出了兩個大箱子。

這是她這幾日逛街買的。

她原本打算過些時候搬到自己小公館去,添置的也是日常生活所需,不成想席尊和席長安找了過來。

她決定回去看看。

逃避不是辦法。

能不離婚,她也不想離婚。

不管是從前的她,還是現在的她,內心深處都深愛著他。

他比什麼都重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