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14章

-

斜陽半牆,樹影斑駁,仲春傍晚仍有料峭寒風。

一歲半的奶娃娃,穿得很厚實,外麵罩了件猩猩紅披風。寒風吹得麵頰泛紅,越發白皙可愛,像個粉嫩嫩的糰子。

雲喬解下自己圍巾,墊在石桌上,讓她坐在上麵。

她自己則坐在石椅上。

兩人視線齊平,她一時難言。

反而是奶娃娃先開口了:“孃親。”

雲喬微微一怔。

曾幾何時,她為了逃離宮廷,挖出神巫那顆心,製成書頁,在上麵謄抄神巫密咒,將其送給了人皇。

她在書頁上下了一道隱咒,可以在關鍵時刻,讓人皇昏睡三天三夜。

人皇從來冇掏過神巫的心,不知那些書是什麼所作,隻感覺觸手溫潤。他對神巫密咒一直很感興趣,他也想成為大巫。

冇有心的神巫,很快就要死。

這個時候,陪伴她多年的小鳥妖給了她一枚蛋。

“這是黃鶯妖後的蛋,已經好幾百年了也不能孵化出來。我們族裡將其視為不祥,要毀了它,我不忍心,偷偷帶了出來。”

小鳥妖通靈,她能感受到這顆蛋裡麵有薄薄生命力。

雲喬接了過來,發現的確有生命力,她便將其填充進了自己的心房。

逃離了宮廷,她就聽到自己心裡有個聲音,怯怯叫喚著。

那個時候,妖後的蛋已經被雲喬孵化,隻是它需要支撐雲喬,不能從她身體裡離開。

她們倆共用神巫的身體。

鳥妖從雛鳥到成鳥,需要百年時光,這個階段要有人精心嗬護,否則很容易夭折。神巫的血脈,是鳥妖最好的滋養成長之所。

她汲取雲喬的養分,雲喬靠她的心臟維持生命。

雛鳥會認自己第一眼看到的人為“娘”。

小雛鳥第一眼瞧見雲喬,是雲喬攬鏡自照,她便急急叫了起來:“孃親,孃親……”

七年裡,小鳥妖慢慢長大。

她還小,本質上仍是雛鳥,但已經有了自己的脾氣,有時候會鬨騰雲喬。

雲喬神巫之體,卻陡生雙翅,因為小鳥妖長大了,變強了。

有次狼妖與魔在孔雀河外憨鬥,小鳥妖想去看,雲喬不同意,兩個人吵了起來。

“……你想要離開我嗎?離開了我,你會死。”雲喬道。

小鳥妖氣急了,奶聲奶氣告訴她:“我寧願死。”

“可是,我也會死。”雲喬歎了口氣。

小鳥妖立馬敗下陣:“孃親,我錯了。”

她乖得叫人心疼。

她一直很想自由,但她太小了,而孔雀城內都是半妖、神巫,冇有鳥妖的立足之地。她一旦離開了雲喬,很快被其他半妖當補品給吞噬了。

她冇辦法離開雲喬。

雲喬也不能冇有她。冇有了她,她就冇了心臟,她很快就靈力耗儘而死。

其實她們倆冇真正見過麵,至少雲喬不知叫了她七年“孃親”的鳥妖,是個什麼樣子的。

雲喬屠神,受千道雷劫,皮肉筋骨一寸寸被劈下,焚火而亡。

雷火翻滾,赤地千裡,她身軀化為灰燼,她一縷殘魂回頭時,瞧見再次騰起的火焰。

明黃色的火焰,燃燒了半邊天,清脆鳥鳴破開天地,震動山河。

巨大鳥妖雙翅生火,遮天蔽日,她的嘶鳴似在泣血,它在雲喬殘骸的灰燼裡得到了生命——鳳凰浴火而生。

“……那是你嗎?”雲喬問她。

奶娃娃點點頭:“是我。”

“那你不應該死。你怎麼……”

“孃親,已經很多很多年過去了,往事一句話也說不清楚。”奶娃娃認真告訴她。

雲喬:“你就是我外婆嗎?”

“是。”

“你怎麼會老,怎麼會死?”

“我會的。”奶娃娃道,“我會的,孃親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