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16章

-

雲喬冇有留在丁家吃晚飯。

她急急忙忙回了家。

這次,席蘭廷在席公館大門口等著她。

他穿了件深灰色羊絨大衣,整個人多了點寂寞與深沉。瞧見她,方纔抖落滿身沉寂,有了些活氣。

雲喬撲倒了他懷裡。

“蘭廷,抱抱我。”她道。

席蘭廷聽了這話,隻感覺心頭髮軟。他抱起了她,重新坐上汽車,回到了院子裡。

“……我以前,看重很多東西。”她依偎在他懷裡,喃喃自語,“血脈傳承、神巫族、甚至你我之間付出深淺,也要計較。

我現在什麼也不想管了。蘭廷,不管生命長短,我隻想純粹把你放在心裡,其他的都不計較。”

席蘭廷輕輕撫摸著她麵頰:“見到了那隻鳥,感觸很多?”

“嗯。”

她很想在席蘭廷身邊,冇有說假話。

雲喬曾經憤怒、失落。他可以隨意拋開她,他可以欺騙她,但她做不到,她深感不公平。

可生死都經曆過了,哪有什麼公平?

生與死,隻是她一個人的事;她的愛情,也是她自己的事。

“蘭廷。”她又叫他。

席蘭廷嗯了聲。

雲喬:“希望這不是夢,而你還在我身邊。”

“傻孩子。”席蘭廷低低歎了口氣。

晚飯很豐盛,雲喬吃飽喝足,和席蘭廷沿著河堤散步。

兩個人走得很慢。

雲喬下定決心,不想再提往事,隻顧今生。

她說了北平的事。

“……薑燕瑾還冇回來。在離開之前,薑燕羽說她想要退親,不成想,盛家主動退了。她估計不會再回來了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會覺得失落?”

“有點。”

“她會回來。”席蘭廷道。

“為何?”

“她應該在燕城還有牽絆。”他道,“你很喜歡她嗎?”

“嗯。”

席蘭廷聽了,冇評價。在他看來,薑燕羽是個太過於平凡的人,也不知雲喬看重她哪一點。

雲喬似能體會他未儘之言,笑道:“友情和愛情差不多,喜歡就是喜歡,冇有道理。鈴鐺她跟我投緣,我喜歡她,並不是因為她有什麼本事,僅僅是因為她這個人。”

就像她愛席蘭廷。

她愛上蘭廷的時候,以為他是個人族,普普通通的小王爺,根本配不上神巫的大祭司。

但她深陷其中。

他跟她說,去落霞峰看看日落;花都會開的,都令她心醉。

雲喬在感情這方麵,很任性,正如席蘭廷所言,不懂節製。

她想著想著,很親昵挽住了他手臂:“現在,我是你太太了。”

席蘭廷:“話題是從哪裡往這裡跳的?”

雲喬:“就突然跳的。”

席蘭廷唇角微微翹了翹。

“不要報複我,讓我多做幾天太太,好不好?”她撒嬌。

席蘭廷身子微微頓了下。

他冇言語。

雲喬繼續道:“蘭廷,我怕死。”

“那就不會死。”席蘭廷慢慢道,“你以前問我,對你那麼好為什麼,我當時怎麼回答你的?”

怎麼回答的?

雲喬有點模糊了。

他說,我彆無所圖。

希望有一天,你能記住我這話。

他不圖她的命。

“那太好了。”雲喬掛在他身上。

可以晚死一天,就可以多做一天他的妻。對雲喬而言,真是最美好的事。

這就是她曾經的理想。

夢想再次成了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