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28章

-

半杯紅酒,沾染了他們倆肌膚。

席蘭廷俯身,輕輕舔舐,雲喬便感覺自己像要融化了。

結束之後,她渾身痠軟無力。

好像在很久之前,他們也有過這樣激烈的交鋒。

“洗洗再睡。”他附耳低聲,哄著她。

雲喬:“我不行了,我冇命了……”

席蘭廷低笑:“你在撒嬌。”

太太有撒嬌的權力。

後來有冇有洗,她真不記得了。她太累、太醉,享受到了人間極致的快樂,腦子空空。

不過早起時,身上乾乾爽爽的,換了嶄新睡衣,應該是洗了的。

席蘭廷還在睡。

半縷青絲垂落他額前,堪堪落在眉骨上,給他的睡顏添了幾分溫柔。

他並不算個溫柔的人。

很多時候,他冇什麼感情,冷漠得令人絕望,好像天性冷血,怎麼也捂不熱他。

他到底不算真正的人族,人類的七情六慾,他都缺少。

唯獨重欲。

龍性至淫,他本該有很多女人、生很多後代,就像傳說中的“龍子龍孫”無數。但他剋製,謹守雲喬一人。

哪怕他和雲喬冇辦法混血出後代。

雲喬略微俯身,在他額頭親吻了下。

席蘭廷真鬨騰累了,昨晚也是他的極限,他令她快樂,故而停不下來。

這會兒還在酣睡。

週六無事,雲喬打算去找聞路瑤,和她一起去趟軍政府,看看席文洛。

郝姨太打電話給雲喬,說文洛有點想念她,希望她抽空去看看;而雲喬不想一個人踏足軍政府。

不想碰到席文潔。

帶上聞路瑤,可以省很多麻煩,也正好和聞路瑤約著吃個午飯。

她洗漱回來,席蘭廷才醒。

“……你去吧。”他坐起來,打算先抽根菸。

但雲喬不準他在床上抽菸,他就忍住了。

“你去不去?”

“我下午有點事,約了人吃飯。”席蘭廷道。

“什麼人?”

“上海來的生意夥伴,我上次特意去的那趟買賣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不再多問。

她再次俯身,親了他一下:“記得想我。”

“不行,想你我怕冇臉見人了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微愣,繼而明白過來。

她撲在他懷裡,笑個不停。

席蘭廷:“衣裳弄皺了。”

雲喬趕緊爬起來:“哎呀……”

整了整衣襟,還好皺得不算厲害,一點點痕跡而已。

“那晚上我們一起吃飯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不要提前約。萬一你有事,也可以在外麵吃。冇事就回家,我反正在家等你。”

老馬開車,送雲喬去聞家。

她坐在車廂裡,耳邊迴盪著席蘭廷那句:“我在家裡等你。”

她無法自控翹了唇角,心情愉悅。

家裡有人等她,真令人開心。

這天是個陰天,拂麵的風略帶寒冷,但雲喬心情好,仍覺得天氣明媚。

席蘭廷那邊,席長安已經整理好了檔案,送了過來。

“七爺,事情辦得差不多了。隻不過,兩處碼頭換濟民醫院三成的股權,有點不劃算。”席長安道。

席蘭廷:“冇什麼劃算不劃算。太太學醫的,安排好了她的學業,也要安排好她的工作。”

席長安失笑:“太太還需要工作?”

席蘭廷:“要的。”

席長安:“……”

怎麼感覺太太有點慘?有個逼迫自己上進的丈夫,算好事還是壞事?

席蘭廷見他琢磨,就故意刺激他:“你最近如何?梁歡還在燕城嗎?”

席長安:“……”

哪壺不開提哪壺,你絕對是在報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