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30章

-

回來時,仍在下小雨。

下雨時天黑得早,五點多已經暝色深沉了。

細雨迷濛,席蘭廷站在屋簷下等候著。走廊上的燈,將他影子拉得斜長。

雲喬無端感覺他孤獨,快步跑過去,撲到他懷裡。

席蘭廷摟抱她:“這麼早回來,冇吃晚飯?”

“不是約好了一起吃晚飯?”雲喬笑道,“我何曾爽約過你?”

席蘭廷:“乖。”

雲喬過了個充實週末。

週一時,周木廉給她安排的實驗任務,是給一隻小豬做病變胰臟切除。

這個很簡單,雲喬已經做過類似練習,況且恢複了記憶,她更靈活掌控密咒,心裡有底。

麻醉也是雲喬自己做的。

“你週末過得如何?”周木廉在旁邊,和她閒聊。

這不是分心,而是讓她放輕鬆,不要太緊張。

雲喬並不緊張。

“……就閒逛。”她道。

她一邊跟周木廉說些閒話,一邊很順利給小豬刮毛、消毒、剖腹。

“對了,我們還去看了斛珠。斛珠發風寒,低燒不退。我看她冇什麼大問題,可能是回國水土不服,身體抵抗力不佳。”雲喬道。

周木廉聽了,卻開始走神。

手術結束,雲喬給小豬縫合,將它抱起來放回旁邊的一個小草編豬窩裡時,周木廉還在那兒發呆。

雲喬洗了手,換了自己衣衫,打算離開的時候,周木廉突然叫住了她。

“姑姑,你能否陪我去趟李家?”他道,“我知這令你為難。你可有其他朋友,叫上一起。晚上我請吃飯。”

“並不為難,我先打個電話給我先生,讓他彆等我吃飯。”雲喬道。

電話打回去,席蘭廷那邊很好說話。

他隻是叮囑她:“外麵冷,穿厚點。”

雲喬掛了電話,略微出神。

周木廉有點不安:“七爺不同意?”

“不,他同意。”雲喬回神,“我們走吧。”

雲喬和周木廉分開出發。

她乘坐司機老馬開的汽車,周木廉的車子跟在她身後。

她靜坐出神。

司機問她:“太太,您餓不餓?旁邊有餅乾,七爺吩咐帶上的,您可以填補點。”

雲喬:“不,我不餓……”

她隻是感覺,席蘭廷在她跟前,有種異樣的溫順。

什麼都不反對。

這不是他脾氣。

他種種行徑,都是在彌補她,想把從前冇有給過她的,都補償給她。

然而,雲喬受之有愧。

愛與不愛,都是由感情控製。她愛蘭廷,愛得太深邃,計較太多,這不是他的錯。

他冇有錯。

有些人天賦多情,而半神感情匱乏。所以他冇辦法迴應她,這不是他的錯。

現在也不是。

而再多的好,也彌補不了感情上的缺失。

雲喬輕輕歎了口氣。

“……馬哥,你等會兒在門口等我,我進去最多十分鐘就出來。”雲喬道。

老馬:“不在李家吃飯?”

“不了。”雲喬道。

她上次也冇在李家吃飯。

李市長和夫人熱情極了,不是因為她,而是因為席蘭廷。

李家的飯,也不是那麼好吃的。萬一李市長有事相求,雲喬怎麼拒絕?

吃人嘴短。

她隻是記得李斛珠求她救周木廉時候的樣子,覺得李斛珠現在肯定很想見見周木廉,對她病情有好處。

雲喬給李斛珠送精神上的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