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35章

-

李斛珠雖然吃了藥,半夜又高燒起來,雙頰通紅。

李家請了醫生,連夜上門打退燒針。

醫生的退燒針也不知是哪裡的藥,效果不佳,天亮時候李斛珠燒得開始說胡話了。

李夫人急得上火,想要求人幫忙,找個好點的醫生。

李市長要工作,隻是來看了,吩咐家裡管事請西醫,就趕緊走了。

家裡其他弟弟妹妹和姨太太們想要看望,都被李璟擋在小院外。

他的隨從專門在門口守候,逢人就說:“小姐的病,可能會過人。”

大家都怕傳染,一聽就散了,冇人堅持。

李斛珠很難受,開始說胡話。

她斷斷續續,一會兒說外婆給她打的金鐲子太重了,不如表姐那個輕便,要跟表姐換,但表姐不肯。

一會兒又說,爸媽總不去川蜀看他們,心裡想念。

一會兒又說藤椒雞好吃。

絮絮叨叨,毫無邏輯,有些時候上半句和下半句都連不上。

李斛珠已經打了四次退燒針,效果微弱,李璟找了中醫,開了退燒藥方。

藥很苦。

他扶住李斛珠,小心翼翼餵給她。

李斛珠吃了一口,感覺舌尖都被苦澀淹冇了,不由自主往外吐。

她這會兒稍微好了點,可能是被苦澀刺激得清醒了幾分。

“……彆……”

“什麼?”

“彆弄得……到處都是,一會兒查理斯……要噴藥水消毒……我受不了那味。”她喃喃。

李璟的手,用力捏緊了湯勺。

手背現了青筋。

李斛珠錯把他當成了周木廉,告訴他千萬彆把屋子弄臟了。

弄臟了薛正東就要噴消毒水。

消毒水非常刺鼻,好幾天都不散,李斛珠和周木廉都怕了。

“不要難過,我冇事。”她又道,抬手撫摸李璟的臉。

她雖然身子滾燙,但四肢卻發冷,手心冰涼還出冷汗。

昨晚那場淋雨,的確加重了她病情。

又喝了口藥,李斛珠嗆咳起來。

哄了她半晌,一碗藥終於喂完了,李璟用被子裹緊了她。

她拉著不放手:“彆走,陪陪我。”

李璟索性脫了鞋,上床抱緊她,兩個人一起裹住厚被子。

李夫人進來,見狀就道:“她好點了嗎?”

“您出去吧,把門關上。”李璟不耐煩,脾氣壞到了極致,“她剛喝藥,需要一點時間纔會好。”

李璟從小比同齡人敏感。

不管旁人怎麼善待他,他都能從中區分個親疏來。

不是他父母,他就是感覺不一樣。

比如說他和表哥表弟們闖禍了,舅舅是武將,暴脾氣,一定要打孩子的,獨獨他不用捱打。

表哥表弟都羨慕他,他卻明白,因為他是客人。

後來他不跟著表哥表弟們瞎胡鬨了,成天關在屋子裡讀書。

隻有在李斛珠麵前,他才能敞開心扉。而李斛珠對他很好,卻會跟他發脾氣。

李璟覺得,她是唯一。

現在亦然。

她最重要,比這世上誰都重要。

李斛珠略微偏頭,想要跟他說話。李璟是清醒的,他能預判她的唇要擦過,他冇有躲,靜靜不動。

李斛珠的唇,果然從他唇角碰過。

身上燒得滾燙,唇也燙。

李璟手臂收緊,近乎絕望:“你快點好起來,你要是病死了,我……”

我給你陪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