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38章

-

六人晚飯,李斛珠定了個雅座。

大家聊得很開心。

薛正東跟周木廉、李斛珠是舊友,跟雲喬和席蘭廷也算熟悉,一開始的話題圍繞著他家和北平局勢,很順利渡過了尷尬期。

越說話題越自然。

席蘭廷話不多。

但能跟太太的朋友們一塊兒聚聚,冇有他想象中難捱。

這幾個人,他都不討厭,哪怕他們偶然說了蠢話,席蘭廷聽了也冇有想要甩手走人的意思。

“……蘭廷,你一定要幫我,我要端陽節之後跟正東結婚。”聞路瑤對席蘭廷撒嬌。

席蘭廷聽了:“我能幫什麼?難道去替你抬花轎?”

“你跟督軍說說嘛。”

“帝製取消了,督軍肯定還願意跟馮帥聯姻,隻是早晚問題。你們去提,督軍還能反對?”他語氣淡淡。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薛正東在旁微笑。

他不是很愛笑的人,而是在聞路瑤麵前,溫順乖巧,像一匹狼收起了獠牙與利爪,偽裝成看門犬,忠誠又乖覺。

看樣子,他真是陷入愛河裡了。

後來,周木廉和薛正東煙癮犯了,在雅間外麵陽台抽菸。

“恭喜你,能結婚是好事。”周木廉很羨慕。

“運氣好罷了。”薛正東道,“你跟她呢?”

他微微側頭,看到正在和雲喬說笑的李斛珠。

“我們……階級相差比較大,加上舊情複燃可能隻是想象中比較美好,真在一起未必會有好結果。”周木廉道。

薛正東聽了,不多評價。

一個人的幸福,自己不爭取,旁人冇必要替他著急。

席蘭廷也出來抽根菸。

薛正東和周木廉分彆遞了個煙、火柴,三人簡單閒聊。

周木廉還邀請他們倆:“週末去釣魚嗎?”

“釣魚蠻有意思。”薛正東道。

席蘭廷看了眼他:“是嗎?”

薛正東:“這個週末若天氣好,可以當做踏青、野餐,順便釣釣魚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他隻是跟太太隨便參加個飯局,冇想到居然飯局之後還有邀約。

他興致乏乏。

後來周木廉跟眾人說了,尤其是說給李斛珠聽。

聞路瑤第一個讚同:“去吧?雲喬,你和席老七也彆跑,大家一塊兒去。”

周木廉再次看向李斛珠。

他的眼神有點亮,就像李斛珠向他表白的那個下午,他看著她,嘴上說學業為重,眼睛卻亮得厲害,像是點燃了所有的期待。

李斛珠:“我……好,我也去。”

哥哥會不高興,但隨便吧。

在她以前的人生裡,哥哥像父親一樣,管束著她。

李斛珠覺得理所當然。

現在她已經回到了真正的父親身邊,才發現父親根本冇哥哥管得這麼嚴格。

哥哥應該改一改心態。

他們倆已經是大人了。

尤其是李斛珠,她可以替自己做主。哪怕犯賤、受傷,也是她自願的。

幾個人說妥,雲喬才附耳悄聲問席蘭廷:“你想不想去?我覺得會蠻有意思。”

席蘭廷:“那就去。”

太太覺得有意思,彆說小小釣魚野餐,刀山火海也要去。

雲喬覺得他真好,一時情動,在他臉上親了下。

聞路瑤瞧見了,頓時大嚷起來:“雲喬你要點臉啊,大庭廣眾,我們四個未婚男女,你做這樣流氓行徑,你對得起誰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一時臉微微發紅,瞪了眼聞路瑤。

本來冇人看到,她一嚷嚷,大家都知道了,並且的確有點後知後覺的尷尬。

席蘭廷:“對得起我。”

被耍流氓的人感覺身心舒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