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39章

-

這次聚餐很有意思,眾人儘興而歸。

雲喬自己開車,問席蘭廷:“覺得煩嗎?”

席蘭廷不覺得煩,就是中途疼痛發作了一次——他為了遮掩,出去抽菸了。

“……還好。”他道。

雲喬:“其實我們都應該多交點朋友。比如說薛正東,我覺得他這個人就很不錯;周木廉呢,其他方麵普普通通,醫術是真好,那雙手縫合漂亮極了。”

席蘭廷:“冇興趣。”

“你不是說寂寞?”

“對。”

“那通過多交朋友,可以緩解寂寞啊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藥不對症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你纔是解我寂寞的藥。”他道。

雲喬聽了,心裡甜得厲害,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“你在說情話。”

“做人家丈夫,有說情話哄太太的義務。”席蘭廷道,“我想做個好丈夫,讓你滿意。”

“我滿意啊。”雲喬立馬說。

她愛他,哪怕他成天陰陽怪氣她,她也滿意。

何況他真的剋製,在她麵前從來不說酸話。

“那就好。”他道。

這天回到家,雲喬洗了澡,剛剛擦乾身子,席蘭廷突然進來。

他以為她用完了。

雲喬微訝,急急忙忙扯過浴巾要裹住自己。

“……在飯店的時候,你都敢當眾親我,現在怎麼害羞?”他問。

雲喬:“我在飯店穿了衣服!”

穿了衣服,就可以為所欲為。

席蘭廷走上前,抱起了她,讓她坐在洗漱台上。

“那不穿衣服的吻,也給我一個。”他道,聲音暗啞,眼睛裡湧起了風暴。

雲喬後來暈乎乎的,隻知道攀附著他,完全冇了著力點。

她想起他說她不懂節製。

雲喬:他到底有什麼資格說我不懂節製?

每個人都有自己偏好,他在這方麵也從來不節製,隨時隨地的啊。

她太累了,直接睡了。

第二天是週三,雲喬下午冇課。她早起時腰痠發脹,渾身不太舒服。下午她推了周木廉的實驗課,回家補覺。

“怪不得被狐狸精纏上的書生都孱弱,活不了多久。”她坐在汽車裡,十分疲倦,“我也快要被折騰死了。”

席蘭廷不在家。

一覺睡醒,日頭從後窗斜照進來,已是黃昏了。

一下午酣睡,她精神飽滿了,心情也好了。

席蘭廷不在家,雲喬隨意翻了翻,發現他衣櫃下麵有個帶鎖的小匣子。

她想起他時常翻看那些書。

對,那些書。

雲喬隨手一劈,鎖應聲落了,裡麵果然裝著那些書。

她拿出一本。

神巫的心製成的薄薄書頁,千年不爛,上麵可以承載各種密咒,還施加了小小咒術,讓人皇陛下昏睡了好幾日。

觸手溫潤,是她的一部分;上麵的字,她一個個寫上去的。

往事倏然在她眼前翻開,她無端想起了自己進宮前後的種種事。

她也想起了自己的第一次婚禮。

新郎是誰、長什麼樣子,她當時就冇仔細看過,也不是很在意。

母親關押了蘭廷,她隻想順著母親的心意成親,換得蘭廷安全。

誰知道,不過是她一廂情願罷了。

席蘭廷趁著她大婚,拿走了上清山的鎮山晷,揭開了上清山很多秘密。

雲喬也是在那個時候,才知曉了自己真實身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