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41章

-

雲喬靜靜聽著。

母親又說:“那位叫褚離的小王爺,冇有母族,來曆不明,卻受到人皇與朝臣敬重,掌管人族兵馬。”

雲喬的心,猛然一揪。

“……他極有可能,就是那位被強行召喚下凡的半神。”母親道,“他在上清山的這段日子,我總留意不到他的動向。”

若想留意到他,可能會感覺不舒服,甚至心慌意亂,從此下意識忽略他。

隻雲喬不知道罷了。

她默默無言。

“他像個影子,隻有他想出現的地方,我才能留意到他。”母親又說,“這也是為何,他想要鎮山晷。”

“為何?”

“鎮山晷並非一直是神巫靈根,神巫得到它,也就是最近百年的事。雲氏乃神巫諸姓之首,這個秘密,本該你接替家主時候告訴你。

鎮山晷是伴隨青龍神下凡而降落的,它本就是神的一部分。若半神要擺脫凡世,一定要拿到鎮山晷。”母親又道。

雲喬:“怎麼做?”

母親搖搖頭:“不知道,隻是家傳,我們都不是神。不僅僅如此,還有一個絕密,可能半神自己也不知道——伴隨鎮山晷而生的,是一朵無儘花。”

雲喬不解:“我冇見過這種花。”

“無儘花的預言,預兆天下紛爭,隻開在亂世。無儘花伴天罰而生,不得善終。花開花謝,時日不長。”母親道。

雲喬靜聽至此,母親倏然變得很憂傷:“雲喬,你就是那朵托身的無儘花。鎮山晷平日看不到,隻無儘花生,纔會出現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你與鎮山晷,都是伴神而落——一助、一罰。想要徹底從人間脫身,半神要鎮山晷生,要你死。”

而後很多年,雲喬耳邊總想起母親的話,“你死,天罰才除,神才能複原本體。”

她坐在那裡,一個人發了很久的呆。

母親又告訴她,世間關於無儘花,各種各樣的傳言,都是假的。

無儘花僅僅是神罰。

它預兆著天下亂世,也意味著神明還在人間受罰。

她死,神升;她活,神落。

“……你比旁人的靈力都強,你是神巫強者,所以我們才一次次試圖催生你,隻在我這裡成功了。

雲喬,你本就是神巫用密咒強行送我腹中,由我而生。我為何非要殺你父親?他是為了無儘花而來。”母親又道。

雲喬那時候才知道,自己冇有父親的血脈。

父親對她的好,僅僅是聽著無儘花預兆強盛,他想要得到雲喬。

父親也是神巫,若無儘花與他有了骨血,血脈被他強行煉化,他可以半道成神,這是神巫族內關於無儘花的傳說之一。

自然是假的。

那男人當真了。

母親一開始不知道,她甚至以為,自己瞞過了丈夫,丈夫不知雲喬身份,隻把雲喬當女兒。

可她偶然窺見,他擁抱雲喬時候,神態的陶醉。

那時候的雲喬,還隻是個小孩子。

母親這才動了殺機。

她的一雙腿,就是最好的誣陷——她都斷腿了,她的任何指責都可信。

那男人被投入了蛇陣,臨死前被封了嘴,什麼也說不了。

雲喬坐在那裡,靜靜聽母親說話,才知道自己是她苦難的根源。

她二十年的人生,全部被推到。

她堅信的、她愛的,都是騙局;而她戒備的,恰好纔是真心疼愛她的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