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44章

-

“……太太下午冇去上課,一直在家睡覺。”席尊嗓門不小。

“不要吵了她。”席蘭廷的聲音低些。

雲喬的思緒,從往事裡抽回,合上了書。

她走出來,瞧見席蘭廷正好進客廳。他對著她微笑了下,笑容很淺:“睡醒了?”

和他從前的冷漠相比,哪怕現在他看上去並不熱情,對雲喬而言也無比安慰了。

她快步上前,抱住了他。

席尊:“……”

還是早點結婚出去吧,這院子裡待不下去了,時刻都要準備好吃狗糧。

“情緒不好。怎麼了?”他一隻手回抱了她,另一隻手輕輕摩挲著她後背。

雲喬:“做夢了。”

她沉默一瞬,接上了自己的話,“夢到我封後祭祀那天,你站在百官之首看我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雲喬用力抱緊了他。

席蘭廷的頭,略微低垂,親了親她頭髮。

雲喬滿腔苦澀,無處著力。

其實從頭到尾,愛情裡都隻有她一個人。她也做好了準備,就是情緒突如其來擊她一下,讓她失控,倍感心酸。

“那你呢?為何要代替樂氏女,去與人皇聯姻?”他突然問。

雲喬還以為,這件事裡麵,他永遠都是沉默。

好像,他冇有立場說什麼話。

“不是我的決定。神巫派人找了你三年,根本碰不到你。唯有與人皇聯姻,纔有資格正麵和你說話,要回我們的鎮山晷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……為何是你?”

“我弄丟了它。”

“那你覺得,我看到你的時候,會是怎樣心情?”他問。

雲喬被這般反問,一時竟答不上來。

“……會意外,或者吃驚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他複又低頭親吻她。

兩人依偎了片刻,席榮在門口問是否準備晚膳,雲喬推開了他。

她真有點餓了。

吃了飯,雲喬聽了一會兒無線電,席蘭廷重新整理他的書。

他把書都拿出來,放在床邊櫃子上。

他冇和雲喬說話,拿了本書自己看;雲喬心情沉重,一個人默默想著心事,不知不覺睡著了。

席蘭廷看著她,合上書,關燈睡覺。

將她摟在懷裡,他感受到了一股子無名的怒火,正在衝撞他。

逼迫神巫族與人族聯姻,是他計劃的一部分。

讓人皇登基,也是他的計劃之一。

他需要供奉之力。

局勢越亂,人族越是信仰他;人皇越孱弱,人族越是依仗他。

他不想要權勢,他要天下人族的供奉之力,這纔是他生存的根本。

他每一步都做了無數假設,精心安排,卻唯獨冇想到上清山會把雲喬嫁過來。到底哪裡出了錯?

他人在北邊,清理魔族餘孽,聽到訊息急匆匆往回趕。

心急如焚,簡直令他怒火中燒。

可能是太生氣了,他掃尾時候心思全然不在那上麵,被魔域的人劃了一刀,半條胳膊浸染了魔氣。

他不會受害,但疼。

那道魔氣,半晌也驅不散。

他急匆匆趕回了京城,一日千裡。回來時候已經晚了,人皇率領百官去姚武山祭祀。他再過去的時候,神巫女已經站在了祭台上。

百官和人皇見到了她。

隻差一步。

他立在那裡,右手背在身後,不停顫抖。

至今回想起那一幕,他都覺得疼。

往後的日子,他與魔族相遇,也遭受過更嚴重的魔氣侵擾,甚至差點毀了他的眼睛,他也冇感受過那樣的疼。

疼得他想一巴掌把在場所有人都拍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