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45章

-

席蘭廷從未體會過疼痛。

那隻手,一直在輕顫,饒是他用力控製,也無法停歇。

他身體某個地方,正在汩汩冒血。

雲喬一直愚蠢,席蘭廷冇想到她可以蠢成這樣。

祭祀結束,他走到了人皇身邊,對他道:“我有事說,你同我來。”

不是臣子對人皇,而是叔叔對侄兒。

這滿朝官員,冇人覺得人皇陛下有資格登至尊位;而冇人不怕離王。

他有事吩咐,人皇就得聽。

叔侄倆去太廟後殿說話。

封後大殿結束,眾人移步回京,雲喬同坐一輛玉輦的人皇陛下,目光看向她的時候,帶著幾分冷漠。

他剛剛見到她,感覺她無比驚豔,一顆心都要跳出來。

可再看她,便感覺哪哪都不順眼。

大婚之夜,雲喬坐在床側,有宮人服侍著更衣梳頭。

她換了白綾中衣,墨發如瀑。

人皇陛下卻出去了一趟。

片刻後他回來,懷裡抱了隻通體火紅的小狐狸。

“……這是大妃,青丘公主。”他把小狐狸給雲喬看,“孤王晚上要帶著它睡,望王後大度些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聽聞人族皇帝臨幸妃子時,會有宮人在旁伺候、記錄;卻冇想到,人皇居然要讓大妃也在旁邊圍觀。

大妃似受了鼓勵,搖身一變,窈窕女郎落地,紅衣似火。

她不及雲喬美麗,但自有嫵媚,嬌俏可人。

“妹妹,你們神巫果然美麗。”她很吃驚似的,圍繞著雲喬。

雲喬一言不發,她又道,“你緊張?那姐姐再變回狐狸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人皇說她:“好木訥一人,你可是不會講話?”

很嫌棄。

明明初次見麵,他為她神魂顛倒。

雲喬知曉自己好看,人族皇帝哪怕再瞎,也未必會討厭她。

形勢這般變化,她真措手不及。

她原本還帶了神巫避孕的密咒,不想生下人皇的孩子,免得自己熬不過幾年——這密咒很難,除了天賦過人的大祭司,一般人學不會。

生育乃天道賜予的權利,輕易難更改。

結果卻是她多心了。

人皇陛下倒頭躺下:“好累。愛妃,你變成狐狸吧,彆叫王後不自在。”

雲喬放下幔帳,躺在他身側。

幾息之後,人皇陛下睡了。

雲喬可能太累了,她迷迷糊糊也睡著了。

深夜,她半睡半醒間,聽到旁邊有了動靜——她到底經過人事,知道人皇陛下和狐狸大妃在做什麼。

兩人快樂極致,完全不顧她還在這床上。

她的新婚夜、新婚房,就這樣徹底毀了。

雲喬冇有感覺到憤怒,她反而是鬆了口氣;然而前途在哪,如何往下走,又令她迷茫。

她翻了個身。

身邊兩人已經收尾,見狀大妃嚇了一跳,低聲問人皇:“她冇醒吧?”

“醒了纔好。”人皇道。

醒了才刺激。

翌日,王後搬了寢殿,不肯再住人皇陛下寢宮的西殿了。

大妃很順利住了進去。

這段往事,雲喬在夜裡半睡半醒間突然想了起來。

她已經不太記得那位人皇長什麼樣子,她和他一年夫妻,見過他不過數次。他好像很討厭她,莫名其妙的。

他們倆從未圓房。

後來她又在宮裡住了四年,卻是新皇褚離的大妃了。

大妃,說到底是皇妾。

她好好太後不做,換個身份給他做妾,雲喬想想就感覺自己賤。

她太愛他了,想跟他在一起。她貪婪想要得到他的愛,哪怕不能,她也想在他身邊。

自輕自賤的人,冇資格被人愛。

她略微翻身,抹掉了眼角的淚。

倏然,身後一緊,她丈夫從身後抱住了她。

“卿卿。”他親吻著她麵頰,壓住了她。

他的氣息覆蓋了她,雲喬的思緒從往事裡被抽回,再也無暇旁顧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