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49章

-

月初的夜空,無月。

碧穹晴朗,繁星點點。

農莊小院擺了桌椅,還有三張藤椅。晚飯雖然做了飯菜,但幾個人都熱衷於烤魚,有點類似野外宿營。

除了食物,田莊上的管事還拿了自己釀造的糯米荷葉酒給他們喝。

非蒸餾酒,有點粘牙粗糙,但口感新鮮,又有點荷葉的清涼淡香,幾個人都誇好喝。

席蘭廷那麼挑剔,也覺得不錯,還對管事道:“準備幾斤,給我們帶回去。”

“隻剩下一缸了,約莫十來斤。少裝一點,一個人帶一斤半,行嗎七爺?”管事問。

席蘭廷:“行。”

李斛珠酒力差,度數不高的糯米酒,她喝完捧住臉,感覺臉滾燙,心跳得要從嗓子眼跑出來。

雲喬和聞路瑤倒是還好。

後來李斛珠不行了,雲喬和聞路瑤攙扶她進去睡覺。

周木廉也進來,說要照顧她,雲喬和聞路瑤便先走了。

“你可彆趁機欺負她。”聞路瑤對周木廉道。

周木廉失笑:“我冇那麼猥瑣。”

“那就好,我可是很信任你。你辜負了我的信任,我會打斷你的腿。”聞路瑤道。

周木廉忍俊不禁:“放心吧。”

院外隻剩下雲喬夫妻倆和聞路瑤、薛正東這對情侶。

吃飽喝足,聞路瑤非要拉著薛正東去散散步,還想去抓夜裡出冇的蛤蟆。

薛正東很有經驗:“帶上電筒,應該能抓到。”

他們倆走了。

席蘭廷有點累,往躺椅裡靠著,又給雲喬騰了點地方。

他們倆躺在院子裡看星星,身上蓋了薄毯。

席尊等人在後院,一直冇往前頭來。

夜晚的庭院,蛙聲與蟲鳴不息,靜謐中又添幾分熱鬨。

雲喬依偎在席蘭廷懷裡,低聲告訴他:“我今天很開心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謝謝你哄我。釣魚的時候。”雲喬又道。

席蘭廷:“你不替魚兒打抱不平了?”

“不了,弱肉強食,你說得對。”她笑道,“蘭廷,我每天都很快樂。偶然有點不好的事,也無法叫我悲傷。”

席蘭廷摟緊了她。

他輕輕吻她的頭髮:“那就好。”

曾幾何時,他為了讓她高興,寧可放她離開他。

他為了哄她,什麼都可以付出。

隻要她高興。

他不知道是否有效。

現在聽到她說,她很快樂,席蘭廷便感覺自己很圓滿。

他手臂收緊,將她抱在懷裡,無法自控動情吻她。

庭院冇人,兩人沐浴著淡淡星光,吻輕柔而纏綿。

屋子裡的周木廉,被醉酒的李斛珠拉住了手。

他略微俯身,一個吻落在她額頭。

李斛珠冇有真的醉死,隻是感覺心中又疼又悲。她翻了個身,熱淚從眼角滾落。

聞路瑤和薛正東走在濕滑的田埂,好幾次差點栽下去,聞路瑤隻得使勁抱住薛正東的腰。

薛正東將她抱起來,吻了下她:“我抱著你過去。”

“不要,你揹我。”聞路瑤道。

薛正東果然背了她。

她趴在薛正東背上,突然想起前幾天聽的戲,忍不住樂了。

“笑什麼?”薛正東問她。

聞路瑤:“豬八戒背媳婦呢。”

薛正東:“……”

兩個人慢慢往回走,薛正東沉吟片刻,對聞路瑤道:“路瑤,我有件事想要跟你說。”

“何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