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5章

-

燕城的戲園子,遠不及北平講究,但勝在時髦。

這邊戲園子的雅座,鋪陳得很新潮:皮質沙發軟椅,靠上去很舒服;旁邊小案幾上,也有煙燈、煙槍;還有咖啡、小蛋糕。

不中不洋,把有錢人愛好都供應齊全了。

“雲喬,你會抽大煙嗎?”薑燕羽問她。

雲喬搖搖頭,同時斜睨薑燕羽:“難不成你會?”

“她不會抽,但是她會燒。”薑燕瑾接話,“我們的媽,她會抽。”

雲喬在廣州待過。

那時候,廣州禁菸特彆嚴格,報紙天天談論此事。

愛國人士字字泣血,勸朝廷禁菸、世人戒菸,恢複大好山河,莫要把國土化為煙霧,吞吐間拱手送人。

“……不僅僅我們家,權貴門第都以抽大煙為風流趣事。”薑燕瑾又道,“多少金錢,一上午就消磨乾淨了。”

雲喬看了眼薑燕瑾。

用時髦的話說,薑燕瑾是個愛國青年;在軍閥們看來,薑燕瑾是革命黨,是反對軍閥的叛逆。

道上的人則覺得,薑燕瑾是不入流的殺手;在北平,他是顯赫薑氏的大少爺,自家和外祖家都富貴,以至於他母親敢在家裡大大咧咧抽大煙,還讓親生女兒燒煙。

可在雲喬看來,薑燕瑾僅僅是個義士。

古語雲:“漸民以仁,便為義”。

“好了,不要提這些。”薑燕羽笑著打岔,“老是說這個,我總感覺回到家裡了,煩死人。咱們聽戲。”

樓下鑼鼓已經開始了。

雲喬他們這個雅座,不是最好的,故而他們隻是聽。

而第一官那邊,有貴客點了戲。

戲不是年輕人喜歡的,也不是名角,薑燕羽就主動給雲喬和她哥哥倒了咖啡,又把小點心搬過來。

隔壁雅座有人推開了窗,不少聲音嘰嘰咋咋,有男有女,都是很年輕的。

薑燕羽好奇,趴在視窗看了眼,然後趕緊退回來。

“怎麼?”

“看到熟人了。”薑燕羽有點尷尬,同時看向了薑燕瑾。

薑燕瑾頓時明白。

雲喬:“席家的人?”

“應該說,席督軍府的人。”薑燕羽道,“我看到十小姐了。”

十小姐席文潔,就是即將要和薑燕瑾聯姻的人。

雲喬也瞥了眼薑燕瑾。

薑燕瑾站起身:“應是她朋友們,我過去打聲招呼。”

他剛要走,這廂雅座的門被人敲響。

尚未等他們應答,敲門之人自己推門走入,打量他們。

正是席文潔。

席文潔燙著時髦捲髮,穿著粉色洋裙,整個人都透出青春氣息。她生得明眸皓齒,肌膚白淨,是個挺漂亮的小姑娘。

她環顧一圈,然後冷冷笑了:“我當是誰,原來又是四房的!四嬸真夠用心,繼女不行了,親生的上。怎麼,薑家有金元寶給你們撿?”

“你說什麼?”薑燕羽頓時惱了,“好好的,你憑什麼罵人?”

“輪得到你插嘴?”席文潔瞥了眼她,“你以為這是哪裡,你們薑家嗎?”

薑燕羽頓時氣了個臉通紅。

薑燕瑾當前幾步:“請十小姐說話客氣些!”

“我不客氣,你能怎樣……”

“不怎樣,會教訓你一頓,而已。”倏然,有人在門口,聲音慢吞吞。

席文潔進來,雅間門還冇關,故而一道象牙白身影出現在門口,直截了當走了進來。

席文潔背後發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