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54章

-

薑燕瑾倏然緊張。

袖中匕首滑落掌心,他聲音很輕:“誰呀?”

外麵的人應道:“開門,七爺來了。”

是席榮。

薑燕瑾舒了口氣,同時又感覺頭皮一麻。

七爺怎麼找過來的?

他擄走陸輝的時候,做得很隱秘。他特意吩咐過了雁門的人。

不成想,他們這邊纔過來,七爺就到了。

薑燕瑾想要說點什麼,雲喬已經去打開了門。

席蘭廷一襲素白色長衫,外麵套了件馬甲,閒閒站立。

雲喬:“你怎麼來了?”

席蘭廷冇有往裡進,而是伸頭看了眼:“打在明麵上,讓他鼻青臉腫。”

薑燕瑾:“……”

“蘭廷,我們這是在……”雲喬想要解釋。

席蘭廷伸手。

雲喬當即回握。

他手指修長潔淨,冰涼如水。她用力攥了下,似乎想給他傳遞一些溫暖。

席蘭廷將她拉出來:“走吧,回家。”

雲喬回頭,對薑燕瑾吩咐:“那就打在明麵上吧。”

薑燕瑾點頭。

回去路上,雲喬坐在汽車裡,忍不住把今天發生的噁心事,說給席蘭廷聽。

陸輝肯定是逃了最後一節課,特意在醫學係的廁所裡等候。

雲喬懷疑,他是剛剛完事,要不然那巾帕當時就已經濕透,她能看出來,而不是等她到了宿舍才顯露。

一想到這裡,她渾身起雞皮疙瘩。

席蘭廷伸手,按在她眉心:“不要多想了。”

令她煩躁、反胃的畫麵,好像黯淡了不少,雲喬的注意力頓時被轉移。

她看向了他的手指:“你的傀儡術好厲害。”

“嗯。”他道。

雲喬:“你以前教過我的,不過是在孔雀河的時候特意想要忘記你,所以把這個給刻意忘了,隻記得一點皮毛。”

“沒關係。你若是想學,我還可以教你。”他道。

雲喬:“再說吧。我對傀儡術冇什麼興趣。”

他們倆說著話,回到了家。

晚上有一道蒜苗臘肉炒田螺肉,雲喬大快朵頤。

“真好吃。”她道。

席蘭廷:“都吃完了吧,等會兒我們去散散步、逛逛街,一個小時足夠消食的。”

雲喬忙不迭點頭。

她吃了兩碗飯。

兩人去散步,晚上回來一塊兒洗澡,浴室裡纏綿,回到床上又是一番折騰。

雲喬飽飽的,身心愉悅,躺在他懷裡睡著了。

席蘭廷冇睡。

見雲喬睡了,他手指輕輕點在她額頭,給了她一個安神咒,自己起身。

席榮還在院子裡待命。

“……去處理一下,不要讓我再見到這個人。”他說。

席榮:“七爺,太太會不會問?”

七爺並不會濫殺無辜,好幾次有人冒犯了他,他也隻是小懲大誡。

他唯獨討厭間諜,哪個國家的都討厭,所以會下狠手。

像陸輝這樣冇腦子的草包,頂多是給他吃點苦頭。

但現在,七爺要處理掉這個人。

太太回頭肯定會問的。

“不妨事,太太跟前我會解釋。”席蘭廷道,“處理得隱秘些,叫人心服口服。薑燕瑾把他打得鼻青臉腫,用這個做文章。”

席榮道是。

他轉而出去了。

席蘭廷坐在那裡,忍不住煩躁。

他恨不能給整個燕城大學的男生都下咒,就像他給他侄兒下咒那樣——隻要起了想要觸碰雲喬的心思,就會下意識煩躁心慌,以至於讓他誤以為自己討厭雲喬。

席蘭廷默默抽了根菸。

怕雲喬說他煙味難聞,他去刷牙更衣,上床去摟著他睡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