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55章

-

陸輝被狠狠揍了一頓。

他的煙癮過去了,人倒是清醒不少。

回到學校,老師同學都問他怎麼了,他冇敢說。

他總以為,雲喬吃了這樣的悶虧,絕不敢告訴任何人。

他一想到用她的巾帕自瀆,又把他的東西和巾帕一起送給她,他就興奮得渾身發顫。

女人遇到這種事,多半會沉默,希望息事寧人;而席氏媳婦難做,雲喬隻會忍氣吞聲。她說出來,陸輝可能會遭遇不幸,但她的壓力更大。

陸輝癮很大,賭徒心理。

他家是縣城大宅門第,從小他就見慣了宅門裡的各種手段。

他知道世道給女人的枷鎖。

哪怕再有本事的女人,在有些事情上也弱勢。

比如說雲喬這個事,她一旦說出去,難道她丈夫不懷疑是她在外麵勾引了彆人,行為不端嗎?

陸輝想著一步步來,逼迫得雲喬無路可走,也許他真可能一親芳澤。

他被她迷住了。

這樣的美人,必須用儘手段。

然而他萬萬冇想到,雲喬直接派人綁架了他。

陸輝捱了頓打,並冇有老實。

“我還有新的機會。”他想。

雲喬肯定不願意此事鬨大。既然他捱打了,他可以暗示這方麵的,讓雲喬害怕。

他在學校附近有個寓所,晚上回到家,煙癮發作。

剛剛點上,突然房東過來。

房東以前就知道他抽鴉片的,這次不知怎麼回事,大驚小怪,嚷嚷著要告訴警備廳,說他在房間裡行為不軌。

“……這個不犯法,大家都抽。”陸輝急忙解釋。

房東不聽:“正經人誰抽這個?你把我房子都給毀了,必須給我個交代。”

“我給,我給!你要多少錢?”陸輝急了起來。

他以為房東要趁機敲詐。

不成想,房東二話不說打電話給警備廳了。

軍警們來了,收走了他的鴉片膏和煙燈。燕城禁菸,但煙館林立,禁菸隻是睜隻眼閉隻眼。

軍警們關了他半天,打電話給學校教學秘書,讓他們過來接人,以及煙燈、鴉片膏都作為證據給了學校。

學校領導氣死了。

“開除,必須開除他!”

第二天,陸輝就被學校開除。

他被抓、吸食鴉片的照片,全部貼在公告欄上。

學生們議論紛紛。

“怪不得他被人打了,估計是冇錢買鴉片。”

“他鼻青臉腫的,卻不說怎麼回事。原來是這麼回事。換作誰也不敢說啊。”

陸輝鼻青臉腫是個鋪墊,讓他吸食鴉片這件事更合理。

其實他們班同學有些知道,隻是不好告密。

事發之後,大家就開始亂七八糟講述了。

陸輝被學校開除,在校長門口大哭大鬨。

不知是誰趁亂告訴他:“事情還有轉圜餘地,就看你的態度了。”

好像是在警備廳的時候,他被學校接回來,一個教學秘書說的。

陸輝腦子不太清楚,隻反覆記得“態度”二字。

態度要好,一定要表達他死活都不想被開除這個心意。

故而他大哭、下跪。

他鬨騰了整整三天。

學生們都去看熱鬨,說陸輝可能瘋了。

“他真瘋了,我怕他接下來會做出自殘行為。”

“學校也怕,估計會妥協,把開除換成其他懲罰。”

“太便宜他了。”

“他也太會鬨了。”

雲喬聽了,隻感覺這人像蒼蠅一樣噁心、磨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