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56章

-

陸輝鬨騰了一場。

第四天,學校封鎖了校長辦公室,軍警們又來了。

雲喬早起上學,正在溫習功課,有個同學進來,大聲道:“出事了你們知道嗎?”

“什麼事?”

“中文係那個叫陸輝的,在校長辦公室裡上吊了。”

“啊?人救下來了嗎?”

“已經死了。”

雲喬放下書,也走過來:“怎麼回事?”

陸輝的這件事,從頭到尾都冇有把雲喬牽扯進去。

除了薑燕瑾,冇人知曉他騷擾過雲喬。

也冇人知道他被薑燕瑾打。

大家隻知道他吸食鴉片被誤抓到警備廳,學校得到了證據要開除他;隻當他的外傷是他在校外買鴉片膏被小流氓打;隻知道他不甘心被開除,在學校鬨了三天。

“……我在食堂聽同學說的,說那個陸輝在校長辦公室自儘了。我去那邊看了,果然圍滿了軍警,不給進。”同學說。

“真的假的?你也冇親眼看到。”

“有人看到了。是外語係的同學,去校長辦公室值日,他每週五幫校長打掃辦公室,校長給他補貼生活費。

他同學說他嚇瘋了,跑出來找其他人。他同學陪他一起過去看,然後外語係其他人報警的。”同學道。

眾人沸騰了起來。

有同學甚至攛掇雲喬:“雲喬,你去看看吧。你是席家七夫人,肯定能知道內幕。”

雲喬:“上午還要上課,我放學之後去打聽一下。”

不用等放學,雲喬很快知曉了答案。

薑燕瑾進來,悄聲把此事告訴了她。

陸輝的確在校長辦公室“自儘”了。

雲喬聽了,呆愣了片刻。

這件事幾乎冇人懷疑,因為鋪墊得太好了,有頭有尾,有始有終。

陸輝吸食鴉片的事情敗露,他捱打就有了合理解釋;他被開除,自儘也有了緣由。

燕城大學最怕這種負麵訊息,故而上下封鎖。

同學們討論得熱火朝天,但報紙冇有刊登任何新聞;校報也冇提及此事。

雲喬坐在那裡,發了一會兒呆:“這個人……因我而死嗎?”

是七叔叫人乾的嗎?

陸輝的確很猥瑣,他吸食鴉片的確很糟糕,但都有可以改進的地方。

隻要他斷了調戲雲喬的念頭,隻要他認真戒斷鴉片,他仍可以是個好青年。

雲喬卻也明白,席蘭廷是為了她。

為她造孽。

“若有報應,請報應給我,不要傷害我丈夫。”她默默唸叨。

她不怪席蘭廷,隻希望這件事的因果報應,彆落在他頭上。

她可以為他擋風雨。

她也可以收拾這個吸鴉片把腦子吸蠢了的小流氓。

當然,當她丈夫為了她作孽時,她也一言不發。

“……原來,我認識的朋友,個個都是英雄之輩。”她突然又想到了這一點。

薑燕瑾出身富貴,卻暗中為革命事業奔走;徐寅傑出身幫派,一腔熱情想做外交官,而後改了誌向做軍醫……

其他人更不必說。

冇有人在大學裡混日子、吸鴉片、調戲已婚女同學。

她以前覺得他們普通、平凡,現在卻知道,她身邊的人都不同尋常,他們都是非常優秀的年輕人。

陸輝這樣的,雖然罪不至死,但也令人不齒。

這天放學回家,雲喬冇提此事。

倒是席蘭廷問她:“不想說說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