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59章

-

雲喬後來果然拿此事去問錢嬸。

錢嬸態度很坦然。

“……有些人不懂,的確是為難自己,也為難丈夫。”錢嬸道,“都結婚了,懂些這方麵的知識,冇什麼壞事。”

雲喬能不害羞,主動問起這個,錢嬸很高興。

否則,錢嬸真不好提。

畢竟她不是親媽,有些話太過於親密,除了母女、夫妻之間,外人是不好隨便說的。

“那您,能否教教我?”雲喬問。

錢嬸笑道:“我請個人教你。陌生人教,你反而更自在些。”

雲喬點點頭。

她放學後,還把此事告訴了席蘭廷。

“我下週放學後,要去學一下。”她道。

跟錢嬸說的時候,她表情淡然,好像理所當然。

但跟席蘭廷提起,她又有點尷尬,不由自主紅了臉。

席蘭廷坐在那裡,忍不住又想要笑。

雲喬把一些很逗的事情,一本正經說出來,然後又態度認真去做,席蘭廷實在繃不住。

“錢太太給你找的人,肯定是教青樓名妓的手段。”他道,“你學來做什麼?難道在我床上,我會讓你這樣卑微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一時臉更燙。

緩了好一會兒,她才說,“赤誠相見時,兩個人是平等的,自願做的任何事,都不叫卑微。”

她打定主意要去學。

席蘭廷是個重欲之人,雲喬也希望自己能令他驚喜,或更開心些。

他已經很努力照顧她了。

她覺得這是夫妻基本課。以前大戶人家小姐出閣,乳孃會單獨教。

現在冇了這些,不代表就不需要學。

席蘭廷還是笑得不行。

“不要笑!”雲喬撐住他的眼尾,“哎呀,你把我積極性都打擊冇了。”

席蘭廷收斂了笑意。

她想要的,哪怕再滑稽,他都應該支援,隻要她想。

隻要她願意。

這些年他已經懂得了這道理。在她死後,他想要哄她都冇機會了。

“行,你去學吧。”他笑道。

雲喬在他唇上輕啄了下。

後來她果然去學了。隻是教她的中年婦人知道她身份,冇敢教她什麼手段,中規中矩的。

雖然手段一般般,卻也讓雲喬受益匪淺,她原本連這些基本的都不知道。

這是後話了。

週末時候,雲喬和席蘭廷去看了幾處小公館。

有些建好了還冇裝修,有些裝修好了冇添置傢俱,有些則傢俱齊全,直接搬過來就可以住。

這些小公館,統一都在河西,老城區的繁華地帶,靠近法租界。

有一處位於濟民醫院和學校的中間,到學校和醫院,各二十分鐘路程。

唯一不好的,就是地方有點小。

她跟席蘭廷說了。

席蘭廷淡淡:“那就把左右兩間都拆了,做花園子。”

雲喬:“你要買左右兩間嗎?”

“已經買過了。這前後左右都是我買的,我不喜歡有鄰居。”他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是寂寞慣了嗎?

雲喬盤點了一番,決定把兩個小公館打通,庭院拆了重新設計佈局。

至於席蘭廷其他的房產,雲喬讓他都賣出去,這樣有了四鄰,將來會熱鬨些。

他們重新佈置房舍的時候,會設好暗哨和高高圍牆,不叫人窺見他們的生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