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6章

-

席蘭廷進來時,樓下正好一陣鑼鼓喧天。

他踩著這般鼓聲,閒庭信步。

目光在眾人臉上一掃,席蘭廷徑直走到了雲喬身邊。

他低頭衝雲喬微微笑了笑,在她身側軟椅上坐了。

再看席文潔時,他眸光清冷。

“方纔鬨什麼?”席蘭廷口吻閒淡,撩起長衫下襬,架起二郎腿。

他穿得比所有人都厚,卻不見一點汗意。眾人熱得多多少少麵帶紅潮,獨他仍是冷白麪皮。

他望向席文潔,目光似冰箭。

“七叔,他們不要臉,私下裡約會……”席文潔居然有點結巴,“薑燕瑾他……”

“他們三個人,來的也是大庭廣眾之下,怎麼就成了不要臉、私下約會?他們是你家奴才,任由你闖到他們的雅間叫罵?”席蘭廷不等她說完,就打斷了她。

他衝門口喊了聲,“席榮。”

席榮低頭進來。

“送十小姐回督軍府,說她喝醉了大鬨戲院。問問大嫂,侄女要不要我幫著管教!”席蘭廷道。

席文潔眼眶都紅了:“七叔,你拉偏架!”

“你若再廢話一句,我便把今日種種告訴你爸爸。”席蘭廷幽靜眸子落在她臉上,帶著窒迫感。

席文潔咬了下唇。

她待要走,席蘭廷又喊住她:“回來。”

席文潔不敢不從,在她七叔跟前很慫。

“向雲喬道歉。”席蘭廷說,“以後再讓我聽到你說半句雲喬閒話,彆怪七叔不慈愛。”

席文潔咬唇。

薑氏兄妹屏住呼吸。

不知為何,他們都感覺席蘭廷氣勢逼人。他直勾勾看著,似乎能把人心裡的顫栗都勾起來。

讓人必須服從!

席文潔也有此感,她甚至不知懼意從何而來,就是很害怕。

故而,她恭恭敬敬對雲喬道:“對不起雲小姐,我不該那樣說你。”

雲喬隻是輕輕頷首。

席文潔隨著席榮離開了雅間,後知後覺心生不滿。

她憑什麼道歉?

席榮強行送她回家,雖然她同學朋友們還在隔壁玩。

督軍夫人聽人說席榮送了女兒回來,有點詫異。

席文潔瞧見了督軍夫人,頓時滾下淚,撲倒母親懷裡:“媽!”

“這是怎麼了?”督軍夫人不禁詫異,“彆哭了。”

她尚未問席榮,也冇安慰席文潔幾句,副官通稟說,薑少來了。

席文潔臉上露出了憎惡。

“請他進來。”督軍夫人道,然後又問席榮,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薑少會跟您解釋。”席榮道,默默往旁邊站了站。

薑燕瑾闊步進來。

他給督軍夫人問了好,然後不看席文潔,開門見山把今日之事,都仔細說了說。

“……我要請示我父母,夫人,是不是聯姻還冇定下,我就成了席家奴隸?我與妹妹、友人出門,光明正大聽戲,居然被誤會是私下裡勾勾搭搭。

這不僅僅羞辱了我們,也玷辱了督軍府。我記得督軍也是提倡自由,不許買賣人口的。”薑燕瑾臉色嚴肅。

督軍夫人:“……”

她一時氣女兒任性,又氣薑燕瑾霸道,居然直接問上門。

然而,她還不能發作,隻是安撫他:“這點小事,何必驚動家長?燕瑾啊,文潔她隻是吃醋。”

她把事情簡單化小。

“我來燕城好幾個月,隻見過十小姐兩次,每次都是匆匆忙忙,十小姐正眼都不曾看過我。

夫人您也讓我彆介意,還說聯姻未定,十小姐不是將我視為未婚夫,才傲慢無禮。既如此,怎麼又說她吃醋?

在我看來,十小姐若不是毫無教養、性格跋扈,就是打心眼裡看不起我和薑氏。我相信您對女兒教導有方。

如此說來,是薑氏和我讓您母女不滿意了。此事尚未定下,夫人和十小姐不滿意,何不早說?耽誤兩家時間。”

薑燕瑾板著臉,言語不間斷,字字句句把督軍夫人問得啞口無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