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73章

-

回去路上,雲喬一直看席蘭廷的手。

她捂一會,又揉三下。

席蘭廷冇有不耐煩,任由太太施為。

“疼不疼啊?”她問。

雲喬不怕子彈,席蘭廷也不怕。子彈打在她身上,頂多消耗她一點靈力,回頭躺幾天,命肯定無礙。

席蘭廷眼前這身體,仍是半神體,又有禁咒,人家普通武器哪怕再強悍,能把房子炸碎,也動不了他分毫。

可她忍不住擔心。

在那個瞬間,她心跳得極快。

她想著萬一有人開槍,她一定要衝在前麵擋住,不能叫他害疼。

他疼一點皮肉,她的心都要碎了。

席蘭廷伸手,摟她進懷裡:“不疼。那些人冇開槍,冇傷到哪裡。”

雲喬還是情緒低落,心裡潮潮的,摟緊了他的腰,把臉貼在他懷裡。

席蘭廷為了哄她,突然提了自己的醜事:“以前有一次,為了惹你心疼,我特意讓程立弄傷了手。”

雲喬微怔:“哪次?”

兩世的記憶,衝擊著她。這一輩子前些年的事,對她而言不太重要的,她記憶裡都模糊了。

席蘭廷陡然提起,她慢了半拍纔想起來。

程立第一次和席蘭廷見麵,弄傷了席蘭廷。

席蘭廷在雲喬身上放了傀儡咒,哪怕雲喬還冇愛上他,也下意識偏袒他,依照他的意願行事。

雲喬一直非常崇拜程立,本應該程立放在第一位。

但程立弄傷了席蘭廷,她第一反應是怪程立。

“我真該跟你好好算賬。”她突然坐了起來。

席蘭廷:“怎麼算?”

“你欺負我。”她道。

席蘭廷:“的確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補償你,如何?”他輕輕俯身含住了她耳垂。

雲喬耳朵敏感極了,頓時渾身發軟。

“你在轉移話題,我還是挺生氣的。”她嘴上這麼說,手已經攀附他肩膀,勾住他脖子,主動去吻他。

汽車行駛中,席尊開車,雲喬和席蘭廷到底冇有太過分,忍著情念分開了。

隻是回了家,就迫不及待關上房門。

下午天氣溫暖,折騰得狠了,雲喬渾身汗涔涔的,蹭著席蘭廷的臉,不肯起來。

她饜足之後,終於不再受他蠱惑,便開始想要同他算賬。

他用傀儡咒控製她,讓她疏遠程立;他讓她言聽計從。

雲喬本是個很拽的大小姐,畢竟她對誰都要問人家認識不認識她,一副“你瞎了眼敢不認識我”的臭屁德行。

她不開情竅,一開始對席七爺也隻是單純欣賞,感覺他英俊得過分,又略感熟悉,好像認識很久。

但她絕不是個“言聽計從”的人。

是席蘭廷的傀儡咒。

她對席蘭廷好得過分,身邊人都看出異常,唯獨她自己毫無察覺。

傀儡咒讓人聽話。

不用說,“安富尊榮”四人,肯定有傀儡咒。

傀儡咒不影響日常生活,隻是對施咒的人聽話、忠誠。麵對施咒的人時,纔沒有任何思考,隻是下意識服從。

她新婚時,程立從她眉心取出了傀儡咒,也促使雲喬徹底恢複了記憶。

想到這裡,雲喬再次想起了程立的異常。

程立那時候跟她說,他可能要離開很長時間。

那句話,當時聽來,和現在回想起來,感覺完全不一樣。

“你在想誰?”席蘭廷見她突然沉默,出聲問。

“二哥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