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74章

-

雲喬說要算賬,算著算著卻想起了程立。

席蘭廷不想吃醋,然而忍不住一腔酸水往外翻,話也就控製不住:“太太真了不得,衣裳都還冇穿,就在我床上想彆人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這話說的,到底是在罵我還是罵自己?

她很想笑。

席蘭廷一張嘴,陰陽怪氣張口就來:“笑什麼,想美了不成?”

雲喬更想笑,往他懷裡鑽。

席蘭廷摟著她,手指摩挲她光潔後脊:“算賬呢,你給我正經點。”

雲喬:“衣裳都冇穿,怎麼正經?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衣裳的確冇穿,也的確正經不起來。

雲喬心情,至此徹底好起來,在他懷裡笑個不停。

笑完了又去親他。

待他有了感覺,她又鬨騰著躲,抓起睡衣往身上套。

“……不行不行。”她拒絕壓過來的人,“我有點疼。”

她這麼說,席蘭廷便忍住了。

兩個人再次相擁著閒話,睡衣被席蘭廷扔地上去了。

雲喬半晌,才說起自己新婚當天遇到程立的事。

“……他的眼睛,突然就變了顏色,很像你的眼睛。在這之前,他跟我告彆。我當時以為他要出國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的手,輕輕撫摸著她後背,沉默不語。

“你知道他到底怎麼回事嗎?”雲喬問。

席蘭廷:“不感興趣。”

“你第一次和程立見麵,為何要動手?”雲喬問。

席蘭廷:“他先挑釁的。他看不透我虛實,隻是本能感受到了威脅,所以試探我。我也就是說了點實話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然後我就順勢受了點小傷,博你同情。”他道。

雲喬:“……卑鄙呢。”

“做人族不能太正值。人族總說,鋼直易折。”他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參考的人族,到底是怎樣的小人?這幅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嘴臉,是怎麼回事?

雲喬又問:“你跟他說了什麼實話?”

“這世道已經冇有了純種大妖。在洪荒伊始,妖族與魔族都被滅得差不多了。現如今還有些混血,但也是混得稀薄至極,略等於無。

程立卻是純種大妖,看上去年歲不大,應該是近千年才修成的。隨著大戰結束,天地靈脈枯絕,後世幾乎冇見過妖與魔。他的來曆,有些蹊蹺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錯愕。

“他是妖?”她很吃驚,“那他在程家,就是跟你在席家一樣?”

“對。”

人族的大腦,有一套自成的邏輯。有些時候,隻需要一點迷幻,他們就可以自己腦補剩下的,讓事情合情合理。

大妖稍微釋放一點迷幻術,程家上下對有這麼個二爺就不會多心。

有就是有了。

雲喬:“怪不得……”

“什麼?”

“怪不得他一直不跟我求婚,原來他也有自己的隱憂,不想真身被我知曉。。”雲喬,“鶯鶯肯定知道。鶯鶯也是大妖,她自然更願意我嫁給大妖,而非人族。”

席蘭廷:“她應該是這麼想的。”

所以在雲喬剛出生,席蘭廷去看過,蕭鶯就弄出一個假的給他;而後席蘭廷又去了一次,他還是不甘心,想要看看這個贗品。

直到在郵輪上,他已經無法忍受,哪怕隻是像雲喬,他也想要,給她用了傀儡術,破了大妖給雲喬的偽裝,他纔看清楚。

蕭鶯的確讓無儘花複生了。

“那程立,他是什麼妖?”雲喬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