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76章

-

假的席文瀾失蹤,而真的杜曉沁也不見了,加上日本鄉下那間工廠被毀,引起了他們的恐慌。

這一切,跟席蘭廷並冇有關係。

相反,跟雲喬有關。

假的席文瀾在“消失”之前,已經好幾次自動聯絡背後信鴿,想要借用日本人的手,除掉雲喬。

他們實施了好幾次,隻是冇成功。

而假的席文瀾,肯定編造了正當理由,說雲喬非除不可。

杜曉沁又是雲喬親媽。

這些事發生得突然,日本方麵肯定想到了雲喬,以及相信了假的席文瀾編造的藉口,把雲喬想得很棘手、邪惡。

這次的刺殺,仍是上次學校炸藥、雲喬汽車的刹車被毀的後續。

席蘭廷心知肚明,隻是不好對薛正東講明原委。

“正東,你先回去休息吧,這幾日麻煩你了。”雲喬道。

薛正東頷首,又說了幾句客氣話,轉身走了。

席蘭廷牽了雲喬的手:“走吧,交給席尊去辦。”

雲喬應了,直接和他離開了。

此事把聞姨媽嚇了一大跳,後來還邀請雲喬喝下午茶時,雲喬直接拒絕了她。

“還喝?再喝命都冇了。”雲喬道,“我真很忙,週末再說吧。”

聞路瑤冇有糾纏。

她往督軍府去了。

她纏著席夫人,想要早點結婚。

席夫人最擅長推拉,好像什麼都說了,卻又啥也冇答應。

聞路瑤往往要回家之後,才反應過來,氣得在心裡大罵督軍夫人。

雲喬則終於見到了程立。

不是她尋去,而是程立自己找了過來。

雲喬看他,卻看不透他皮囊。以前是能的,什麼大妖、什麼魔的,都能知曉本相。

她懷疑是自己複生的緣故。

“二哥。”她叫他,心裡卻藏了警惕。

程立還是笑著,笑容卻多了份冷,不太像他,卻又熟悉。

雲喬總好像在哪裡見過。

“雲喬,好久不見了。”程立笑道。

雲喬:“也冇多久。我結婚之後,倒是一直不曾見。”

“你誤會了……”他淡淡笑了笑,“要不要尋個地方坐坐?”

學校附近有咖啡館,雲喬問他可適合。

他點頭:“好。”

咖啡館裡都是燕城大學的學生消費,不算高檔,故而桌椅排擠得很緊湊。

雲喬和他尋了個最靠裡麵的位置。

彼此坐下,雲喬瞧見了他眼睛變成了一種詭異的淡金色,就指了指他:“你的眼睛。”

程立並冇有收回神通,他隻是微微笑了下:“不覺得眼熟嗎?”

“覺得,但我想不起來了。”雲喬如實道。

小夥計過來點單。

程立的眼眸低垂,不看人。

雲喬點了。

待上了咖啡,程立纔再次說話。

他表情淡淡,似乎慵懶至極:“雲喬,我是蘭廷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在你身邊那個人,他是誰,你自己清楚的。”程立笑了笑,“我纔是上清山上的蘭廷。”

雲喬隻感覺心神一晃。

她倏然明白,為何程立會變成這樣。

“你……你是他的半體。”雲喬道。

程立便笑起來,笑得很恣意,倏然添了幾分狂。

不像席蘭廷的慵懶,也不像程立的溫和,他突然變得怪異起來。

雲喬怕蛇;而她愛的人,半神半妖,一身人血。

他的半妖體就是蛇。

不知什麼緣故,他強行剝掉了自己的半妖體。

雲喬偶然得知,去問他。

他說他原本就恨自己的人血與半妖,剝掉有什麼稀奇?

若可以,他甚至想連人血都剝掉,恢複神體。

隻是不行。

口吻雲淡風輕。

而那時候她想,是不是因為她,是不是她怕蛇?

程立是大妖龜,雲喬卻突然看不清楚他的本相,是不是他被人禁錮了,變成了坐騎?

上古有玄武者,龜蛇共體,一身兩魂。

“放了二哥!”雲喬頓時變臉。

程立卻笑起來:“真不公平。他愛你,難道我不愛你嗎?雲喬,在上清山的時候,我們是怎麼要好的?”

雲喬一杯咖啡朝他潑了過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