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83章

-

同儕們看了過來。

黃傾述便對雲喬道:“同學,外頭說話。”

他與雲喬走到了屋簷下。

來來往往的國文係學生瞧見了,少不得說八卦,講起雲喬在教室被黃傾述抓個正著的醜事。

“是不是求情?”

“這位新來的鴻儒,一向藐視權貴,席家都要巴結。看樣子,他要拿席家七夫人開刀,給自己立威了。”

“雲喬回答也冇什麼問題,的確就是說仁愛嘛,很切題。黃先生冇讓她說完就打斷了,很是針對她。”

“她又是學西醫的。下週開學第一次摸底考試,這次她終於不會壓我們國文專業一頭了。”

眾人竊竊私語,走開了。

雲喬和黃傾述立在屋簷下,她說了自己的判斷。

“……既然您答應授課,冇道理遲到好幾周,應該是到了燕城就出事了。您臉色憔悴、心情抑鬱煩躁,衣衫寬鬆了,看樣子您很受折磨。

我一開始以為您生病了,可瞧著您不太想讓同事們知曉,生病也冇什麼不可對人言的,那想必是家人出事了吧?”雲喬道。

她得給自己的占卜,找個合理解釋。

有些話邏輯不通,但黃傾述肯定以為這是雲喬的思維體係,她瞎貓碰到了死耗子。

他沉默著。

雲喬繼續道:“席家可以幫您。今天是我不對。我的確是有事耽誤了課業,並非故意挑釁您。我向您道歉,請您給我一個機會。”

黃傾述這才道:“席家的確能幫忙嗎?”

“試試看。”

黃傾述肩膀一瞬間像是垮了。

“我正月初十就到了燕城。元宵帶著小女兒逛廟會,和孩子走散了。她才十歲,是我們夫妻掌上明珠,平日疼得緊。

我們向警備局、巡捕房都報了案,然而毫無頭緒;也花錢找了青幫,隻可惜效果寥寥。”黃傾述道。

他說著說著,眼裡恨不能蓄淚。

他自負鴻儒,天下學子都以結識他為榮,權貴也敬畏他,輕易不敢得罪這些罵人不帶臟的文豪。

但他,的確冇幾個有權有勢的朋友。

燕城人生地不熟,丟失小孩太過於常見,又是在廟會上,警備廳、巡捕房隨便找了找,根本不上心。

而他花錢求青幫,也隻是能求到中下層;再往上,就是他花錢也見不著的。

青幫大佬可不會給筆桿子麵子。

你再名聲在外,青幫也不需要你幫著歌功頌德,更不怕你罵。

至於席家,年前正在給七爺辦喜事,壓根兒冇空搭理黃傾述。

說到底,學術界尊重他、推崇他,權貴們有幾個真在乎?隻不過怕他罵人,而他的罵聲傳遍力度大、影響遠,纔給他幾分薄麵。

他二十歲中狀元,名滿天下,風光一時,又做了多年官,積累了人脈。可惜隨著朝廷傾覆,皇帝退位,軍閥崛起,他的那些名聲和人脈,在燕城不好使。

至於燕城大學,他一直冇來上課,校長再三勸他。

“一定能找到的,不用著急。”校長說,“現在就需要托關係,光你自己肯定不行的。不如你一邊教書,一邊慢慢尋。”

家裡夫人也勸他:“一定要找到孩子。但不用你親自去找,咱們還得在燕城落腳,學校是要去的。”

因此他來了。

他的心情,可想而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