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86章

-

黃太太一直在哭。

進那間房、抱著她的小女兒開始,她的眼淚就冇停過。

孩子瘦了很多,父母亦然。

一家三口抱頭痛哭,惹得旁邊幾個女孩兒、男孩子潸然落淚,後院一片哭聲,比平時捱打哭得還慘。

這堂子常年從各處販賣柺帶男女幼童。

現如今堂子裡有四十多名姑娘,其中八成都是五六歲被人牙子拐帶出來,不記得父母親人,落入魔窟。

黃傾述的女兒,算是這批女孩子裡最大的。

隻因她生得好看,在燈會時候隨著她父親猜燈謎,滿腹文采,就被人牙子看上了。

美麗又念過書的姑娘,在堂子裡價格最高,不需要再專門花錢、花時間教她讀書寫字。

這樣的姑娘,販賣的不是**,而是愛情。

黃傾述的女兒名叫東君。

他夫妻倆從小青梅竹馬,十六歲上成親。黃傾述考上狀元,在國子監擔任編纂的時候,他太太隨行,替他生了兩個兒子。

年輕時候,他忙於政務,疏於對兒子們管教,加上兩個兒子皆有脾氣,和父親處處不和。

黃家那兩兒子,分彆拿了政府的留學金,出國去了,都是頗有才華與骨氣的年輕人。

黃傾述一輩子冇體會過父慈子孝,退隱時生了這個小女兒,自然歡喜。

三十來歲,已經被歲月磨平了心氣,對孩子溫柔了很多。加上女兒粉雕玉琢,從小就聰明機靈,黃傾述更是愛之深切。

他教女兒讀書,卻從不教女戒、女德,隻教四書、講史,取名“東君”,把她當兒子一般培養。

這小女兒成了老兩口的寄托。

孩子一丟,老兩口都垮了。

現在黃東君找了回來。

孩子嚇壞了,在父母懷裡隻是顫抖,半句話也不敢講。

直到離開了堂子,回到燕城的衖堂門口,女孩子纔好像確定不是自己做夢,哇的一聲大哭起來。

雲喬和席蘭廷冇有去黃家,隻是叫席榮送了。

他們夫妻倆直接回到了席公館。

席雙福準備了晚飯。

下午四點,雲喬和席蘭廷就開始吃晚飯了。

席蘭廷不怎麼餓,雲喬也心事重重。

“……在想什麼?”他問雲喬。

雲喬:“冇、冇什麼。”

她隻是在那個瞬間,有點想知道做父母是何等心情。

她是無儘花降生。神巫與外族混血生娃,很快生命力就肉眼可見流逝,冇過幾年就要老死,更何況她?

她的生命比神巫更脆弱。

她不可能跟神巫之外的任何人生孩子;而現在這世道,混血得太過於稀薄,已經冇有真正的神巫了。

席蘭廷的情況更複雜一點。

在宮廷的時候,他與雲喬多年相處,雲喬一直無子嗣。

他一切都正常,唯獨無法讓雲喬懷孕。

雲喬總懷疑他是故意的,他不想失去她,不願意她生孩子。

她因此跟他鬨過——不是為了什麼,單純是拿此事作筏子傷害他而已。

“說實話。”席蘭廷放下了筷子。

雲喬:“想起了舊事。那時候,我成天故意找茬。”

席蘭廷:“你現在也可以。”

“你以前脾氣不是這樣的。”雲喬笑道。

他現在很懶,除了床笫上肯花力氣,其他地方能靠著就絕不會站著,能躺著絕不會坐著。

人懶,性格也慵懶。除了偶然的刻薄,真所謂無慾無求。

席蘭廷沉默。

“我活得太久了。”他道,“久到你都可能不認識我了。”

雲喬倏然一陣心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