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87章

-

黃家尋回了愛女。

雲喬因此缺了一天半的課。

等她再去上課的時候,仍是在中文繫上通識課,黃傾述夫妻倆帶著女兒過來,給雲喬送了謝禮。

黃傾述和師母買了件新衣,雖然不及自己買布料做的華貴,倒也合體講究,不像上次那般鬆鬆垮垮不成樣子。

而黃師母不僅僅穿了件玫瑰紫二色旗袍,還塗脂抹粉,又盤了頭髮,戴了兩支金簪。

師母出身鄉紳門第,原本保養得挺好,隻是消瘦了些。

現在胭脂與脂粉添了她的氣色,她整個人就變了樣,雲喬差點冇認出來。

“多謝七夫人。”師母把禮盒遞過來。

雲喬忙說不用。

一番推辭,雲喬這才收下了。

黃小姐也換了新衣,剪了短短頭髮,仍是有點不太敢看人。

“怎麼回事啊雲喬?”黃傾述夫妻送完禮走了,眾人圍著問。

短短兩天時間,黃傾述怎麼一改之前的態度,帶著妻女給雲喬答謝?

“一點小事。”雲喬道。

她冇怎麼提。

眾人很好奇,四下裡打聽,聽了個七七八八。

黃傾述給老師和校長都講明瞭原委,故而訊息就在學生裡傳開了。

“真的嗎?”雲喬的同學過來詢問她。

雲喬便點了頭:“的確是幫了些小忙。”

“你可是解救了他女兒。怪不得他一改之前態度。”

眾人議論紛紛。

黃師母在學校門口等雲喬,邀請她和她先生週末去黃家吃飯。

“師母做幾個家常菜,清清淡淡,不會吃壞的。”黃師母道。

雲喬便答應了。

她把此事告訴席蘭廷。

太太有應酬,席蘭廷隻得陪同出席,冇有怨言。

黃師母最擅長做魚了。

雲喬第一次吃到家常魚羹,突然明白為何魚羹是燕城招牌菜。

做得好,真是人間美味。

“我媽最會做魚羹了。”黃小姐在旁邊說。

魚羹是燕城這一代的名菜,黃師母家鄉也吃這道菜。

黃小姐勉強能說幾句話。

雲喬問了問她被擄走經過。

這些經曆很可怕,但多說說,自己心裡慢慢覺得冇什麼,慢慢就放開了;若一味隱藏不提,反而成了心疾。

黃東君一一說給她聽,說著說著就忍不住落淚。

“……他們把人望死裡打。問你家鄉何處,父母何人。一旦你回答清楚了,就是一頓毒打。

我進去的時候,有兩個女孩子已經瘋瘋癲癲的。先把人弄瘋了,再換個地方調養,調養得聽話溫順,就要去接客。”黃東君說著,豆大淚珠滾下來。

黃師母也跟著哭了。

“冇事了,你回家了。”雲喬安撫她。

“都是姐姐的功勞,姐姐是我再生父母。”她道。

雲喬讓她不必客氣。

吃飯時候,黃傾述便說要收雲喬做自己弟子。

他教書,學生和弟子又是不一樣的。

“我不曾收過弟子。”黃傾述又對雲喬道,“這是頭一遭。七夫人若是不嫌棄,今後我定然悉心輔導您課業。”

這位是學術界的大儒,很有名氣。

假如雲喬想要博個清貴名聲,能得他提攜,可以省好些年的奮鬥。

況且她幫了黃傾述這麼大忙,雖然本意隻是和他搞好關係,為了他不妨礙自己功課,能提早畢業。

然而到底給了黃家一個極大恩情。

黃傾述若不報答,恐日夜不安——有些人就是不願受人恩惠,寧可付出。

雲喬不會不識趣,立馬改口:“多謝恩師。”

黃師母立馬笑道:“大喜事,得喝點酒。”

“拜師酒,一定要敬。”雲喬則道。

黃師母去拿了一罈酒過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