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88章

-

雲喬和席蘭廷在黃家喝了兩壇酒。

酒真好,上品花雕,甘香醇厚。

燕城人喝花雕,會加入薑絲、冰糖溫熱,但黃師母一生鑽研廚藝,吃喝上頗有心得,故而她特意在裡麵添了兩枚冰糖醃過的梅子。

花雕酒入口溫柔,又甜香微辛,令人胃口大開。

席蘭廷總說雲喬不知節製。

她秉性就是如此,遇到了極好的東西,就會揮灑她全部熱情,不保留半分。

這酒好,她就敞開了喝。

黃傾述愛酒,千杯難醉,故而最喜豪飲。今日見雲喬年輕女子,也這樣坦然不忸怩,便越發覺得這學生合乎心意。

師徒二人皆滿意,各有七八分醉,這才散了。

雲喬醉得不輕,然而趴伏在席蘭廷腿上,居然睡熟了。

席蘭廷隻喝了三杯,在旁邊聽他們說話。

他輕輕摩挲著她麵頰。

她麵頰到後頸一處,被酒勁染得滾燙,一種淡淡馨香便散發出來。

他俯身親了下。

他以為雲喬這次乖了,喝醉之後倒頭便睡。誰知道她路上打了個盹兒,回去之後就醒了。

仲春未了,夜裡仍寒。

席蘭廷為她換了睡衣,她叫嚷著:“好熱,我想洗個澡。”

“昨日才洗的,冇必要再洗。”他道。

雲喬不依,非要洗澡。

席蘭廷隻得叫人放水,抱了她去洗澡。

洗澡她也不老實,糾纏著席蘭廷。她學會的那些技巧,非要施展,席蘭廷被她勾得心神馳騁,也好像醉了。

鬨騰了一回,洗手間潑了滿地水。

雲喬饜足了,又洗了個澡,終於消停幾分。

已經後半夜,她還不睡,隻在那兒嘟囔:“熱,我想到外麵去睡。”

席蘭廷:“下次不準你喝酒了。你喝醉了太磨人。”

“我真的好熱,渾身跟發燒一樣,你摸摸。”她拉過他的手。

不用摸也知道,她的確是渾身滾燙,黃酒後勁太大。

席蘭廷摟了她。

兩個人不睡,席蘭廷抱了毯子,和她在屋簷下的躺椅裡躺著。

他摟抱著她,任由細細夜風吹拂她麵頰,帶走她麵上的熱。

雲喬很舒服閉眼。

她睡不著,過了片刻又道:“我想喝酸梅湯。”

酸梅湯解酒,席蘭廷在給她洗澡之前就叫人預備了。

他喊了席尊。

席尊把放涼的酸梅湯端過來。

雲喬喝也不肯好好喝,又要席蘭廷喂她。

席蘭廷這時候倒是極有耐心,細心照料著。她就著席蘭廷的手喝了半碗,複又催他喝幾口。

他也喝了。

兩人再次躺下,雲喬冇過片刻又開口:“蘭廷,我跳舞給你看。”

席蘭廷:“不看,辣眼睛。”

雲喬:“你說我美麗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美人跳舞,怎麼會辣眼睛?”她問。

席蘭廷:“你不會。你打一套拳給我看,倒是差不多。”

雲喬聽了,興致勃勃:“那我打拳給你瞧。”

席蘭廷知道熊孩子要把精力熬乾了才能睡,故而同意了。

雲喬果然在院子裡打拳。

她從小習武,拳法自有章程。隻是大半夜不睡覺,在院子裡打拳給丈夫看,席蘭廷覺得她明早起來會羞愧得不想活了。

庭院的桃花尚未開,雲喬打了一會兒拳,又跑過去搖花樹。

她想把庭院禍害一遍。

席蘭廷唇角始終有笑,看著她傻裡傻氣的,也不阻止。

她鮮活在他眼前鬨著,真像一場夢。從前隻有在自己的幻境裡,纔有這樣的她。

“蘭廷,桃花還冇開。”她道。

“謝謝你,要不然我瞎了真看不見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不理會他的諷刺,把雙手舉在頭頂,彎折著盤成了花的形狀,“我開花給你看。”

席蘭廷看呆了一瞬,禁不住笑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