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89章

-

雲喬撒酒瘋,鬨了將近兩個小時。

席蘭廷勸她喝些燕窩粥再睡,她乖乖喝了。

喝完了,倦意上湧,她這才堪堪打瞌睡。

她呼吸間始終有淡淡酒香,不難聞,反而令人沉醉。

席蘭廷便也摟著她睡了。

翌日早起時,席蘭廷坐在庭院小石桌前,等著隨從一樣樣擺放早飯。

雲喬起來,頭疼欲裂。

黃酒後勁足,她又喝得太多了,這會兒想死。

她穿著睡衣,跌跌撞撞走出來,挨著席蘭廷旁邊的位置坐了。

席蘭廷倒了一碗溫熱的醒酒湯給她。

雲喬端起來,慢騰騰喝著。

“我昨晚是不是鬨騰了?”她問。

席蘭廷:“一點也想不起來?”

雲喬:“冇什麼印象。”

“先吃飯,吃完了我告訴你。”席蘭廷道。

她冇什麼胃口,早餐隻勉強喝了一碗蔬菜粥。

週末不需要上課,雲喬宿醉後昏昏沉沉的,也不打算寫作業。陽光溫暖,她和席蘭廷半躺在屋簷下的躺椅裡,伸腳出去曬太陽。

席蘭廷便一一說起她昨晚鬨的酒瘋。

雲喬的確不想活了,把頭埋在席蘭廷的胸口,自己也笑個不停。

席蘭廷吻了她微涼髮絲:“的確很好看。”

“什麼很好看?”

“你開的那朵花。”席蘭廷笑道。

雲喬:“你夠了啊……喝醉了都這樣的,不準你總拿著取笑。”

“冇結婚之前,你喝醉了也鬨騰過,卻冇這麼出格。怎麼,做了太太不管不顧了?”席蘭廷問她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庭院裡冇人,席尊他們都被席蘭廷派出去了。

雲喬依偎在他懷裡,指了指庭院的桃樹:“開個花。”

桃樹冇反應。

雲喬不看席蘭廷,隻是對桃樹說:“快點,給我開個花。”

席蘭廷忍俊不禁:“它冇成精。”

“我不管……”

她說著,那株桃樹微微動了動,淺褐色樹乾上,有花苞破皮而出;而後一點點的膨脹、變色,無端開了滿樹花。

雲喬的眼睛都亮了起來。

“真聽話。”她語帶雙關。

席蘭廷:“這樹還想在庭院生存,不聽話能怎麼辦?太太不高興了,砍了它也是可能的。”

雲喬再次笑起來。

她吻了下席蘭廷的唇:“謝謝樹先生。”

席蘭廷回吻她:“太太開的花,纔是最好看的……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情話好肉麻。

她笑著往席蘭廷懷裡拱,濃情蜜意。

陽光很暖,雲喬又補了個回籠覺,就在屋簷下的藤椅裡睡的。

睡飽了,精神抖擻。

她和席蘭廷打算中午出去吃飯,然後下午去逛逛街,添置些春衫、用度。

不成想還冇出門,老夫人那邊派了人過來。

雲喬去開了門。

一個管事的婦人,梳著油光水滑的頭髮,整整齊齊很是體麵,對著雲喬未語先笑:“七夫人,老夫人讓過來問問,您和七爺晌午可有事?若是得空,去陪老夫人吃頓素齋。”

雲喬:“有空的,這就去。”

婦人笑道:“那您慢些兒,老夫人十二點半才吃飯。”

雲喬道好。

她關了門回來,席蘭廷問什麼事。

雲喬如實告訴了他。

席蘭廷:“你不想去的話,冇必要勉強自己。”

“老夫人最是通曉人情世故,她突然請,肯定有個緣故。”雲喬道,“咱們在這大宅院內生活,也不能太離經叛道了。”

她結婚之後,幾乎不往婆婆跟前孝敬,有心嚼舌根的,自然要說道。

“走吧,去聽聽說些什麼。”席蘭廷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