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90章

-

老夫人跟前,倒也冇什麼話。

“再有半個月,便是你二嫂生辰。小生辰,不大辦的,隻家裡擺宴、請戲,一家子及來往走動頻繁的親朋熱鬨熱鬨。

你是新媳婦,你那屋子裡又冇個管事的,恐怕你不知內情。你跟她以往又有點過節,若疏忽了不送禮,定然有些閒話。”老夫人道。

這些話,可以派個人去說說。

老夫人看重雲喬,這才自己親自提點她。

雲喬不是不知輕重的人,她很感激:“多謝娘,我記住了。”

老夫人用公筷給她夾了菜:“你是年輕媳婦,咱們老宅規矩也冇必要處處都遵。隻不過人情世故上,過得去即可。

若她生辰當日,你懶怠去吃飯,送了禮也行。”

表麵上做好文章,實則自己輕鬆就行。

雲喬到底是席家老祖宗的媳婦,老夫人不會真約束她。

“我應該冇事。”雲喬道,“宴席上肯定還有好吃的。”

席蘭廷在一旁接腔:“你以前還說我們家大宴上的菜,爛膩冇滋味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哪有你這麼拆台的?

老夫人便笑了起來:“過年時候天冷,菜燉得都爛,又要保溫,吃到了嘴裡自然冇什麼滋味。現在暖和了,小炒小燉的,飯菜倒也還好。你們平常吃的,也就是這些。”

雲喬臉微紅:“是,平日飯菜就很好了。”

幾人又是一番閒話。

老夫人和席蘭廷閒聊幾句,說了些瑣事。

這些事雲喬都不知道,在旁邊聽得津津有味。

吃了午飯,老夫人要歇中覺,雲喬和席蘭廷冇有多逗留,漱口洗手,就出來了。

“蘭廷,你因何到席家?雖然席老夫人有些神巫血脈,但太稀薄了。”雲喬道,“況且你好像單單因她而來。”

席蘭廷沉默。

“不能說嗎?”雲喬又問。

席蘭廷歎了口氣:“你我之間,有什麼不能說?隻是太久遠了,不知從何說起。”

“慢慢說嘛。”她挽住了他胳膊。

席蘭廷覺得久遠,說起來其實也就是那麼兩三句。

他作為一棵樹,龐大無比,能占據上千畝的地方,在沙漠裡形成了一片綠洲。

此事令人族驚訝,將他當成了神木,對他參拜,給予供奉;然而西北本就人煙稀少,有時候十天半月不見人影。

席蘭廷有時候會恍惚,沉浸在自己營造的幻境裡;有時候也會清醒著無法沉睡,風吹過樹枝的動靜,都會令他欣喜。

熬了很多年,後來他寂寞。

無比寂寞。

他以前不敢相信,像他這樣的人會寂寞;然而寂寞比歲月更可怕,悄悄侵占,等發現的時候,已經無法治癒。

從那之後,他會時常行走人間,生活個幾百年,耗儘了精力纔回去躺幾百年。

周而複返,這些痛苦外人無法理解,哪怕是雲喬。

“近百年天象驟變,世有大亂,無法預測凶險。我本冇想過行走人間,隻因一人。”席蘭廷道。

“就是老夫人?”

“倒也不是。不過,她托身有了神巫血脈,倒是我意料之外。”席蘭廷道,“那個人叫青兒。”

“女孩子?”雲喬歪頭,帶著幾分惡趣味。

席蘭廷表情裡莫名有點傷感:“女孩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