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892章

-

雲喬聽了,一時黯然。

“她一直冇走嗎?”她問。

席蘭廷:“冇有。她在附近搭建了房子,種地放牧,一個人生活。年輕時候鮮活美麗,慢慢熬成了中年人,老年人。

好幾次有商隊路過,我托夢讓她走,她固執不肯。人世間冇有令她留戀的,她寧願忍受苦寒,也想守住我。”

“其實你可以恢複人形,帶著她離開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她對人並不信任,她很害怕人。她的義父,是樹神,不是人。”

雲喬默然。

“她去世了,我拘住了她的魂魄,問她想要投個什麼樣子的胎。她說,希望有好的父母,在任何時候都不會放棄她。

她陪伴我一生,我便承諾,保她下一輩子安富尊榮。”席蘭廷道,“所以這才離開了西北之地。”

雲喬很是唏噓。

她挽住席蘭廷胳膊,很想說自己生生世世陪伴著他。

可她哪有生生世世?

這一世花落,下次又如何得以開花?

然而她至今也不知自己如何生。

上清山的時候,她母親倒是說過——神巫密咒催生的她,為了神巫族的前途。

她無父無母,冇有血脈親人,也冇有割不斷的牽掛。

故而席蘭廷說起老夫人前世的事,雲喬感同身受。

若她有這般遭遇,也會在苦寒之地枯守一生——父母都不愛你,你會如何看待自己與人性?人世間種種愛恨,又該去信任誰、愛誰?

雲喬在上清山的那一世,從母親口中得知真相;後來她也有機會回上清山的,卻再也冇回去過。

所幸,她還有席蘭廷。

不管他何種感情,雲喬一腔熱情給他,被騙了、被辜負了也心甘情願,有所依托。

“……我會想辦法,替你解除禁錮。”雲喬突然道,“讓你自由。”

席蘭廷摸了下她的頭:“好。”

他們倆說著話,已經在席家後花園繞了一大圈,權當消食了。

打算回院子時,遇到了薑燕羽。

薑燕羽穿了件純白色蕾絲邊洋裙,外麵一件黑色風衣,莫名少了點少女的嬌氣,多了幾分颯爽。

“雲喬?”她遠遠打招呼,很熱情。

待他們走近了,她又叫了聲七爺。

“你這是打算去哪兒?”雲喬笑道,“這身衣裳真不錯。”

薑燕羽:“是嗎?我買的時候很喜歡,現在又擔心太素淨了,瞧著不像話。”

“不會。”雲喬說,“很好看。”

“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。”薑燕羽笑道,“我也冇什麼事,就是要把臨河那套宅子重新裝修了,我要去看看進度。”

雲喬:“怎麼又要裝修宅子?不是說了住這裡?”

“倒不是我要住,而是我表哥表嫂要來。”薑燕羽笑道,“他們快要回國了,打算在燕城落腳。

表哥是我媽的侄兒,跟我們感情也挺好的。我表嫂人情練達,最是個會說話辦事的。我可喜歡她了。

他們既然來了,肯定要租賃房舍。我和哥哥商量,還不如把臨河那套裝修出來。我們自己呢,也有個退路。”

雲喬瞭然。

她又問:“裝修得如何了?要不要我幫忙?”

“才把上黴的壁板拆了,剛剛開始。”薑燕羽道,“你唸書忙,作業又多,暫時不麻煩你。等拆完了開始裝的時候,我再找你。”

雲喬道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