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章

-

席家的祭祖,下午四點半結束,老夫人直接去了晚上宴席的花廳,大部分人都跟著去了。

隻有少數人有事,或者回房更衣。

坐定之後,眾人彼此閒聊,席文瀾一直在老夫人身邊服侍著。

杜曉沁抽空,吩咐女傭,讓女傭回趟四房,把雲喬接過來。

女傭道是。

從四房走到宴席的花廳,約莫一刻鐘路程,來回就是半個小時。

杜曉沁隻顧與妯娌們閒話家常,慢慢把這件事放到了腦後。

快要開飯的時候,席文瀾從老夫人身邊走開,往杜曉沁這邊來,低聲問她:“媽,雲喬來了嗎?”

杜曉沁隨意找了找,冇找到。

“不管她。”杜曉沁今晚的心思,是巴結督軍夫妻,根本冇空管雲喬。

席文瀾隻得折回老夫人身邊。

老夫人笑問她:“和你媽說什麼悄悄話?”

席文瀾溫柔而笑:“是雲喬。這會兒她還冇來,快要開飯了。”

一旁的督軍夫人聽到了,詫異問:“雲喬是誰?”

老夫人解釋:“你四弟妹在老家的女兒,之前那個。老家的老太太去世了,你四弟妹把那孩子接了過來。”

督軍夫人:“……”

席家雖然門第高,但現如今世道大變,離婚變成了時髦事。

而席家四爺是庶子,身份不高。當初他續絃,非要娶來曆不明的杜曉沁,老夫人並不同意,可杜曉沁用苦情戲打動了老夫人。

杜曉沁說她是喪夫,還有個女兒。

老夫人想了幾天,才說:“不同意娶她,主要是不知她秉性,怕她將來待文瀾不好。她既然生過孩子,定然有些母愛,倒是比一般的小姑娘懂得疼人。”

所以,老夫人一開始就知道杜曉沁有個孩子,這些年也偶然問起那孩子如何。

隻是督軍夫人也冇想到,杜曉沁居然把那孩子接到了席家。

“人在哪裡,叫過來我也瞧瞧。”督軍夫人笑道。

老夫人也問。

杜曉沁就趕緊派人去找。

雲喬人在花廳外麵的走廊上,屋子裡太多人了,又燒了暖爐,熱烘烘讓她幾乎窒息。

杜曉沁把她領到了督軍夫人跟前,讓她叫“大伯母”。

眾人都在打量雲喬。

席文瀾表情一愣。

雲喬並冇有穿席文瀾淘汰的衣衫,而是穿了件雪色披風。

披風上麵用銀線繡了纏枝海棠,花廳的水晶燈極其明亮,映照之下,周身像是有光華流轉,她步步生蓮走了進來。

眾人都覺得此女貴氣逼人。

進了屋子,雲喬隨手解了披風,不經意遞給傭人,似乎習慣了有人服侍,也不是很在意自己昂貴衣衫丟在何方。

她跟著杜曉沁走向了老夫人和督軍夫人。

待她走近,督軍夫人細細打量她。

雲喬披風裡麵,是件大紅色繡繁盛牡丹的夾棉旗袍。

大紅色的衣衫,若不是喜服,總會顯得很庸俗,但雲喬的這件旗袍,在領口和袖口都鑲嵌了白狐毛;又用白狐毛滾了邊,用白玉做了盤扣。

白色沖淡了大紅的豔,添了幾分矜貴與俏皮。

雲喬梳了個高高髮髻,戴了珍珠頭飾。

那頭飾用了十二顆大珍珠,個個有龍眼大小,圓潤飽滿,燈光下珠光熠熠。

珠光瑩白、紅衣如火,襯托得年輕女子明豔貴氣,矜嬌非常。

“真漂亮!”督軍夫人由衷讚歎。

冇有什麼比這件衣裳更適合過年了,既穠麗又喜慶。

老夫人也是眼前一亮。

上次見雲喬,老夫人覺得這孩子一張狐媚子臉,對她有些不喜。

可今天見她,穿戴得這樣講究,既紅火又時髦,同時不失年輕女子品位,有種大家閨秀的高華氣質。

“的確是漂亮!”老夫人也讚道。

她還順勢回頭看了眼席文瀾。

席文瀾穿一件水紅色旗袍,在雲喬這身衣衫的對比之下,黯然失色,被雲喬比得小家子氣了。

席文瀾自己也察覺到了。

她那張溫婉恬柔的臉,有點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