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901章

-

祝禹誠的確是來拜訪黃傾述的。

若他不跟雲喬一起進門,黃傾述大概不會見他。

雲喬來了,黃傾述這才匆匆下樓;又見雲喬一口一個大哥,黃傾述態度便好了很多,也招呼祝禹誠喝茶。

“……過幾日我那小妹妹滿月,家父讓請黃先生去坐坐,吃一杯薄酒。”祝禹誠道。

黃傾述笑道:“我與貴府不算相熟,如此大喜日子,平白去叨擾了,不像話。等改日等閒,再去拜訪令尊。”

祝禹誠還要再勸。

雲喬見黃傾述真不想去的樣子,在一旁道:“大哥,老師剛來燕城,人生地不熟,冗事繁忙。你家親朋他也不太認識,去坐席也拘謹。

若你府上有心,過些時候等我老師這邊空閒了,你們也忙好了得空,單獨請了他,豈不是更妥帖?”

祝禹誠聽了便笑:“這話不錯。”

他冇有再糾纏。

黃傾述鬆了口氣。

雲喬又說了自己孝敬老師,遣人明日過來安裝一部電話等語,也冇其他事,就讓黃師母不用忙,她和祝禹誠一塊兒告辭離開了。

聽聞雲喬要去錢家,祝禹誠道:“同路,順我一程。”

雲喬讓他坐副駕駛。

兩人閒聊,她問他怎麼盯上了黃傾述:“怎麼,我老師也罵了你們家?”

“這倒冇有。聽說他來了,想跟他結個善緣。他乃是文化界泰山北鬥,誰不以結識他為榮?”祝禹誠道。

黃傾述的確有點才華。

他做官的時候,是在國子監擔任祭酒。

國子監分好幾種的生源,其中就有各地推薦來的秀才、落第的舉人。

這些人將來再次走科舉之路,有人考上了進士,進入官場。

而舊時官場拉幫結派,同窗、同期、同鄉都是關係紐帶;他們的老師,更是關係網裡的重要環節。

還有些學子,出身低微,冇有名師。為了提高自己、融入圈子,會遠遠拜某個名儒為師,故而大儒常有“天下坐師”之稱。

在這樣龐大錯綜複雜的官場體係裡,名儒人人推崇,德高望重。

黃傾述就屬於這種情況。

隻是,朝廷已經冇了,從前那一套現在玩不轉了。

可畢竟朝廷冇了才幾年,大家習慣性的觀念,還是對黃傾述非常尊重與崇敬。

不單單是怕他罵人,更是怕他身後那龐大的體係。誰也不知道哪個角落裡蹦出一個大員,會是他這個體係裡的學生。

祝家一聽到黃傾述的名字,自然而然想要結識他,並且以認識他為榮;學校學子們,聽到黃傾述來授課,也個個很高興。

可能還要再過幾年甚至十年,從前那一套纔會慢慢落寞,眾人心裡上脫敏,大儒們的社會地位纔會慢慢下降,淪落成“臭教書”的吧。

“說句難聽話,老師並不想跟青幫打交道,你還是彆為難他。再過幾年,你就會發現,結識他也就是普普通通的事。”雲喬道。

祝禹誠:“我父親讓我來請,我又不能不來。”

雲喬點點頭。

兩人去了錢家。

他們在錢家,不由自主說起了程立,讓雲喬恍惚了下。

程立回了廣州。

但是雲喬知道,他遲早還會回來——雲喬的複生、鶯鶯的轉世,都跟那半妖蛇脫不了關係。

他搞這麼多事,可不是一走了之的。他隻不過是懼怕席蘭廷,這才暫時躲了。

他遲早還會回來。

想到二哥被那魔操控、駕馭,雲喬臉色一時有點猙獰。-